北京市东城区图书馆
  • 首页 关于东图 参考咨询 专题文献 互动专栏 网上展览 图书频道 基层服务 服务指南 联系我们
东图简介 愿景使命 发展规划 东图动态 大事记 媒体报道 建馆60年
东华流韵 科举辑萃 创意之家 文化工程
诵读经典 馆员天地 信息服务 少儿频道
读书频道 获奖图书 新书上架 请读书目
合作分馆 街道图书馆 自助图书馆 赠书芳名录
服务解答 办证指南 交通指南
联系方式 留言本
设为首页
开馆时间
第一外借室、第二外借室、综合阅览室、自习室、地方文献、创意文献
周二至周日:09:00---17:00
少儿借阅室(暂提供18个阅览位)
周二至周日:09:00---17:00
外文阅览(暂停开馆)
周一全天闭馆消杀
列表
服务解答 办证指南 办证指南 交通指南
交通指南 厅室简介 厅室简介
热区
政府信息公开
列表首都之窗政府信息公开
列表首都图书馆政府信息公开
列表北京市政府信息公开...
列表数字东城政府信息公开
热区
网站链接
列表全国文化信息共享工程
列表北京文化信息共享工程
列表数字图书馆推广工程
列表首都图书馆公共文化云
列表东城区文化云平台
列表首都图书馆
热区
赠书芳名录
列表图书捐赠倡议书
列表文献捐赠协议
列表赠书去向(1998-20...
列表个人赠书目录(199...
王鸿鹏 首页 > 互动专栏 > 馆员天地 > 散文 > 王鸿鹏
也忆阮章竞
发布日期:2010-10-20  阅读数量:

 

 

 二月二十九日,《北京日报》登出了“著名诗人作家阮章竞逝世”的消息。我急忙把电话打到阮家,竟一时语塞,不知如何表达。对方听出是东城图书馆,便说:“知道、知道,我父亲曾给图书馆题过诗,而且听说还有一段故事。”阮家姐姐一席话,勾起我对往事的点点回忆。

   那是一九九六年七月,阮章竞与其他文艺界名人来东城图书馆参观“茅盾先生图片展”,还应邀题写了八个字“面向社会,服务大众”。可没过几天,阮老又寄来一封信,请图书馆将那八个字“千万为我撕掉”,并重新题了一首诗。一九九九年三月,我整理馆藏时,亲眼看到了这些文档材料,一时兴起,斗胆写了一篇千字文《又识阮章竞》。朋友怂恿我在报上发表,我执意要先经过阮老本人同意。

   几经周折,我终于摸到了阮老的家门。定睛一看,门上贴着一张十六开白纸,上面用钢笔写着:“心力衰竭,事先无约定请勿打扰,十分抱歉。”我猜想一定是阮老的亲笔,愣愣的迟疑了很长时间,既不忍心,又不甘心,结果还是轻轻敲了两下,仅仅两下,心里便过意不去,转身想走。门忽然开了,一位小保姆出现在我面前,我真是喜出望外。“请问,阮章竞是在这儿住么?”“爷爷住院了。”我心头一怔,“什么病,厉害么?”“老毛病,没关系”小保姆见我着急的样子轻松地说。“那可以打搅么,我写了一篇文章,想让他看看。”想必我的样子很傻。小保姆哧哧的笑着说:“爷爷现在精神好着呢,明天就出院。”“出院?太好了!我可以现在就去医院看他么?”“可以。”我像得了令牌一样,没等电梯就跑下了楼,推上自行车,飞也似的向同仁医院奔去。

在护士的指点下,我来到阮老的病房。隔着玻璃窗我看见诗人阮章竞,穿着一身病员服,正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看杂志,一个鼻孔还插着氧气管,人也比两年前的照片瘦了很多。且哮喘的厉害。我嗑磕巴巴的说明来意,并递上拙作。阮老慢慢取过眼镜。我怕让老人家太过费神,便自告奋勇把文章念给他听。屋里静静的,我念得很慢,可脸上一阵阵发热,心突突的跳个不停。终于念完了,我抬起头,象小学生第一次作答卷,心里七上八下的没底。阮老拿过文章看了好一会儿,温和的说:“写得很好,是你的真实感受,你的理解,可以去发表。”然后,又饶有兴致地把当年题词的细节讲给我听,说他题完那八个字后心里一直很不安,于是又写了那封信和诗。见阮老这么坦率、真诚,我的胆子也大了起来。“阮老,那封信的末尾,您写了一句‘顺祝工作快安’,我好象没见过‘快安’这个词。”阮老想了想,“那可能是笔误,笔误。应该是‘工作快乐’。嗨,人老了,提笔忘字。”阮老哈哈一笑。“那我可给您改过来了”我说。“改过来,改过来”阮老连连点头。接着我们又谈起那四句诗:“东城建有图书楼,智慧之泉任吮收。哺出新的追星族,顺路鹊桥慰女牛。”最后一句我读不大懂,阮老就说:“现在的年轻人不是爱追星吗?我是希望年轻人不只追歌星、影星,还要学会利用图书馆,追科学之星,立志在大宇宙中探索。顺路再看看织女星、牛郎星嘛。”我顿开茅塞。还是阮老站得高,想得深,心中更充满了敬意。这时,小保姆送饭来了,我不便再多打搅,匆匆请阮老在文章上签了个名,就离开了医院。

第二天,我记着阮老要出院,一早便来到“同仁”。老人家一切准备停当,已然坐在轮椅上。见我来了,很高兴,又面带几分歉意。我忙解释说:我是代表图书馆来的,是公差,老人才不再说什么。司机到了,热情的帮阮老清点东西,并温和的告诉阮老:别着急,出院的人多,您得多耐心等会儿。这时,我看见小保姆楼上楼下的跑,熟练地办理出院手续又排队取药。临了,医生又仔细叮嘱,什么药,什么时候吃,吃多少。还没等医生说完,小保姆早已背出来了。阮老不无感慨的对我说:“多亏了她,不然我是寸步难行”。从聊天中我还了解到,这次出院还有一个原因是楼上的病房要装修,阮老好静“反正在哪儿都离不开药,那就回家吧”,阮老倒是好商量。总算办妥了一切,可以走了,我们一起把阮老推上电梯,推出医院,扶进汽车。我又把联系方式写给小保姆,一再叮嘱,有事呼我,我一定到。阮老在车里扬着手,频频向我致意。我也挥着手,默默的注视着这位和善的老人,一直到车子驶进拥挤的大道。 

这是我第二次见阮老,原打算等老人身体好些再登门请教,却一直没找到合适的理由。翌日,刚上班就有电话找我,原来是阮老。“小王,你把我的名字搞错了,我是竞赛的竞,里面没有横,”“这回是我笔误了”我们都笑了。真没想到老人家这么认真,我不过是个无名小辈,却给他添这许多麻烦。我把拙作寄给了一家报社,可是一直没有下文。其实,我并不在乎文章能不能发表,当时创作的冲动已渐平静,但阮老的人格力量却让我不能忘怀。

今天,阮老永远的离开了,而我却欠他老人家一份情。这也是我写这篇文字的缘由,也许我的文笔太苍白,但我还是想把这个故事完整的讲完。阮老,如果您在九泉下有知,一定能听见。

 

王鸿鹏  

200031

记于东城图书馆

主办单位:北京市东城区第一图书馆  京ICP备13017208号-1  京公安网备:110101000538号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交道口东大街85号 邮编:100007 联系电话:64051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