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东城区图书馆
  • 首页 关于东图 参考咨询 专题文献 互动专栏 网上展览 图书频道 基层服务 服务指南 联系我们
东图简介 愿景使命 发展规划 东图动态 大事记 媒体报道 建馆60年
东华流韵 科举辑萃 创意之家 文化工程
诵读经典 馆员天地 信息服务 少儿频道
读书频道 获奖图书 新书上架 请读书目
合作分馆 街道图书馆 自助图书馆 赠书芳名录
服务解答 办证指南 交通指南
联系方式 留言本
设为首页
开馆时间
北馆(交道口)
周二至周日:09:00---17:00
角楼图书馆
周二至周日:10:00---17:00
周一全天闭馆
列表
服务解答 办证指南 办证指南 交通指南
交通指南 厅室简介 厅室简介 入馆须知
热区
政府信息公开
列表首都之窗政府信息公开
列表首都图书馆政府信息公开
列表北京市政府信息公开...
列表数字东城政府信息公开
热区
网站链接
列表全国文化信息共享工程
列表北京文化信息共享工程
列表数字图书馆推广工程
列表首都图书馆公共文化云
列表首都图书馆
列表中国国家图书馆
热区
赠书芳名录
列表图书捐赠倡议书
列表文献捐赠协议
列表赠书去向(1998-20...
列表个人赠书目录(199...
王鸿鹏 首页 > 互动专栏 > 馆员天地 > 散文 > 王鸿鹏
也忆文怀沙
发布日期:2018-06-29  阅读数量:
 

 

 

    2018年6月23日,一个中国老人默默的在日本东京医院去世,享年108岁。

    文怀沙躲过了一切纷纷扰扰,平静的客死他乡,或许是个上佳的选择。

    从楚辞泰斗、国学大师。到“年龄门”,文先生在年逾百岁惨遭滑铁卢,被人过山车,一时间舆论哗然,有人惊呼最后一位大师倒了。燕堂工作室从门庭若市到门可罗雀,足以见证这一悲哀。

    我与文老的交谊源于我自编的一本书。 2005年,我在图书馆做状元诗选题时发现很多文人都写有歌颂文天祥的诗,于是萌生出编辑一本历代歌咏文天祥诗抄的念头。搜集到200首时,怀着一颗虔诚之心,用稿纸恭恭敬敬地抄录一份,投石问路,却被几家出版社婉拒了。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电视里看到文怀沙访谈,谈到文天祥,我忽然觉得眼前一亮。现在都讲究名人效应,何不找文老给这本书题个字,或许就有出版的可能。我的三哥知道后,把手稿拿走,说文老就住在他们区的永安宾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不久,三哥告诉我,文老同意见见我。之后,我在《访文怀沙值雪》里这样写道:

    2005的最后一场雪,上午十时,我悄然来到北京永安宾馆,一直等到中午雪停了,才与文老接通电话,文老说你明天下午来吧。他不知道我此时就在宾馆院子里恭候多时。

飞雪落庭深,松竹绿有神。

垂衣阶下立,惶恐拜文门。

    这是当时的真实写照。

第二天下午,文老见我第一眼就说“一看你两眼炯炯有神就知道是我们人。”后来我在《谒国学大师文翁怀沙》里记下了当时的情景: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求人,求名人,心中不免惶恐,呆坐“燕堂”九十分钟,时间不可谓不长,但见文老不停地为造访者书盈联、写隽语、作序跋,忙不得闲。燕堂里高朋满座,老先生字字珠玑,口吐莲花,旁征博引,谈古论今,儒释道皆通,而且非常风趣幽默,令我高山仰止。偶有闲暇他急忙与我交谈几句,便又埋首案头,去还他堆积如山的“文债”。夜幕降临了,文夫人来收工,我实不忍心再烦劳先生,文老也似乎不过意,坚持从书堆里挑出两本书送我,字虽未及题,但这位学识渊博、可爱可敬的国学大师却深深印在我脑海之中。有感而作:

索字原不为沽名,燕堂正气秉遗风。

挥毫陋室文辞雅,走笔乾坤章法精。

耆硕谙熟儒释道,耄耋尤赖正龢清。

国之重宝当仰止,华夏文宗美髯翁。

    这里的燕堂是指文先生堂号“燕堂”。所谓遗风,文先生电话中鄙视当代一位颇具名望的书画家人品不好,气节有伤,令我联想文氏遗风。陋室之说是指文先生常自署他的工作间“斯是陋室”。关于“正清龢”文先生“燕堂”墙上有一幅三字自题书额曰:“正清龢”,左下注有:“孔子尚正气,老子尚清气,释迦尚龢气,东方大道其在贯通斯三气也。”美髯翁是形容文先生年届九十有六,且蓄长须,飘逸有古圣贤风度。

    其实这首诗格律很不严格,文老毫不客气地说“你的诗也是狗刨。”他是主张格律诗必须押平水韵并要讲究严格的平仄规律。我也是从文老那里才知道古体诗还有那么多的讲究。也从此开始学习怎样写好格律诗,争取早日从狗刨军蜕变为正规军。

    看了我的《历代歌咏文天祥诗抄》手写稿后,文老大加赞扬,说“现在的年轻人很少有像你这样肯下功夫的了。”(当时我已过天命之年)并鼓励我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受到文老的鼓励,我精神为之大振,之前为编这本书所付出的所有艰辛都化为乌有。我把单位的领导工作简化到极限,一有机会就跑去国家图书馆,继续坐冷板凳,查资料,常常连吃中午饭的时间都舍不得。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从浩瀚的古代典籍中查到了近千首歌颂文天祥的诗。

    之后文老亲自为我联系编辑、谈妥出版社,更让我惭愧的是文老自掏腰包,承担了所需出版费用5万余元。出版前文老问我还有什么要求?我说我想请叶嘉莹先生给我写个序,因为我在电视里看到过介绍先生,而且我还收录了先生写的一首歌颂文天祥的诗。但是我知道叶先生对媒体公开表示过,不再为任何书写序跋之类。文老略有所思后说,你换个思路吗,接着他立刻展纸几乎是一气呵成,以我的口气给叶先生写了一封信,信里只字未提写序之事,而是请教了一些当下对文天祥的认识问题,我十分钦佩老先生的思维敏捷,文笔流畅。回到家立刻用宣纸信笺誊录一份。文老嘱我带着书稿,以他秘书的名义去天津南开大学。只可惜叶先生胳膊受伤正住医院,无法会客,于是我把书稿和信交由她的秘书代转,便返回北京。

    没过多久,叶先生果然写了一封长信,回答了文老代我提出的各种问题,我如获至宝,与文老写的短文一并为序。

    文老这种提携后辈,传递正能量的义举让我终身不忘。我也牢记文老的嘱托,沿着这条艰辛的路继续走下去,先后又编辑了(与图书馆同人合作)《中国历代状元诗、榜眼诗、探花诗》;独立完成《历代歌咏岳飞诗抄》,《历代歌咏于谦诗抄》《燕京八景诗抄》等。

    古典诗词的搜集整理把我带进了浩如烟海的诗的海洋,让我受益匪浅,收获良多,立志为古体诗贡献我的余生。

    书出版后,我没敢再烦劳文老,更多的是不忍心打扰老人家。虽然他曾建议我参与他宏伟的新四库全书,即《四部文明》的编纂,这是一个绝好的学习机会,但我自知学识浅薄难当此任,婉言谢绝了。

在文老被人诟病的日子里,我虽没去宽慰先生的一颗受伤之心(这也是我一直愧对文老的)但不管别人说什么,文老在我心里一直是一座巍巍高山,与他相识,你才领悟到什么叫学无止境;在他身边,你才真切的感受到知识就是力量。他无时无刻不在鞭策你,脚踏实地,努力向学。他是我一生崇拜的偶像。他为弘扬和传播中国传统文化做出了实实在在的贡献。

    人有千面,我仰慕他的博学宽厚。这一面给予我的都是满满的正能量,他鞭策我做一个有文化肯用功的学人。

    如今先生弃我而去,悲痛之情无以言表。仅以此篇短文,告慰文老的在天之灵。

 

王鸿鹏

2018年6月25日夜

写于碧水星阁。

主办单位:北京市东城区图书馆  京ICP备13017208号-1  京公安网备:11010102005489号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交道口东大街85号 邮编:100007 联系电话:64051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