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东城区图书馆
  • 首页 关于东图 参考咨询 专题文献 互动专栏 网上展览 图书频道 基层服务 服务指南 联系我们
东图简介 愿景使命 发展规划 东图动态 大事记 媒体报道 建馆60年
东华流韵 科举辑萃 创意之家 文化工程
诵读经典 馆员天地 信息服务 少儿频道
读书频道 获奖图书 新书上架 请读书目
合作分馆 街道图书馆 自助图书馆 赠书芳名录
服务解答 办证指南 交通指南
联系方式 留言本
设为首页
开馆时间
北馆(交道口)
周二至周日:09:00---17:00
角楼图书馆
周二至周日:10:00---17:00
周一全天闭馆
列表
服务解答 办证指南 办证指南 交通指南
交通指南 厅室简介 厅室简介 入馆须知
热区
政府信息公开
列表首都之窗政府信息公开
列表首都图书馆政府信息公开
列表北京市政府信息公开...
列表数字东城政府信息公开
热区
网站链接
列表全国文化信息共享工程
列表北京文化信息共享工程
列表数字图书馆推广工程
列表首都图书馆公共文化云
列表首都图书馆
列表中国国家图书馆
热区
赠书芳名录
列表图书捐赠倡议书
列表文献捐赠协议
列表赠书去向(1998-20...
列表个人赠书目录(199...
谢大勇 首页 > 互动专栏 > 馆员天地 > 散文 > 谢大勇
百害贪为首 善心当谨慎
发布日期:2010-07-21  阅读数量:

  骗子的历史肯定不短,有专家专门探讨称“骗术是人们社会实践的产物,有了人与人的交往,就会有骗术产生。”还对“成书于明清之际的《三十六计》”做了归纳“在很大程度上说,三十六计的主要内容可以用一计概括——骗记。在三十六种计策中,骗计以各种形式和内容表现为19计”。并从文字学的角度说,东汉以前,没有“骗”字,儒家经典《论语》中也没有使用“骗”字,甚至在东汉许慎编撰的《说文解字》中也找不到“骗字。在早期古籍之中与“骗”字相联系的同义词经常是“欺”是“诈”是“诳”。

  从古至今,骗子之术,千奇百怪,各有不同,但若把脉受害者,无非两条,一是贪心、二是善心。贪心是人性的软肋,假如抛弃法律的界限,失去道德的底线,谁不想不劳而获、坐享其成呢;善心是人性的弱点,不设防的善心往往把自己置于东郭的境地,不用智慧武装的善良只能是无用的别名。列宁说:善良是铺向地狱的通道。就是这个道理。

  笔记小说犹如今天的博客,记载了当时的所见所闻,在这些杂闻琐记中自然少不了有关骗子的笔墨,仅记录若干,以比较古今之骗子,证明上述结论不谬。

  为众人熟知的一个例子是清代文学家袁枚所作《子不语》中的故事。清朝时,金陵有老翁持数金至北门桥钱店易钱,故意较论银色,哓哓不休。”此时一个自称是老翁儿子同事的年轻人走进来,说老翁儿子捎信来,正好遇上老翁。便将一封书信与银两交与老翁。老人拆开信看了看,对老板道:“我老了,看不清字,请你帮我念一念。"信中无非是些家常话。只是信末尾写道“外纹银十两,为爷薪水需。”老翁喜动颜色,说不论前面的银色了,我换这十两银子。“主人接其银称之,十两零三钱,疑其子发信时匆匆未检,故信上只言十两;老人又不能自称,可将错就错,获此余利,遽以九千钱与之。时价纹银十两,例兑钱九千。翁负钱去。”看贪心已经使老板上钩。老翁刚走,一个人告诉老板这是一个老骗子,老板急忙拿出那些银子,用刀一划,发现所谓银两不过是些包裹着一层银皮的铅块。老板急了,请来人带他去找老翁。来人说:"这不是叫我得罪邻居吗?"万般无奈,老板只得拿出三两银子死乞白赖相求:你只要指给我他的家门就行了,来人总算免强答应了。到了汉西门外,远远看见老翁正与人喝酒,来人说:就是他你们去抓吧,我走了。老板对老翁说“汝积骗也,以十两铅胎银换我九千钱!”众人皆起问故,老翁夷然曰:“我以儿银十两换钱,并非铅胎。店主既云我用假银,我之原银可得见乎?”店主以剪破原银示众。翁笑曰:“此非我银。我止十两,故得钱九千。今此假银似不止十两者,非我原银,乃店主来骗我耳。”酒肆人为持戥称之,果十两零三钱。众大怒,责店主,店主不能对。群起殴之。店主一念之贪,中老翁计,懊恨而归。这个老板因为贪心,中了老翁的连环计,赔了银两不说,还无端挨了一顿揍,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还是这本书记载了一个发善心导致受骗的故事, 骗术有巧报者。常州华客,挟三百金,将买货淮海间。舟过丹阳,见岸上客负行囊,呼搭船甚急。华怜之,命停船相待。船户摇手,虑匪人为累。华固命之,船户不得已,迎客入,宿于后舱船尾。将抵丹徒,客负行囊出曰:“余为访戚来。今已至戚处,可以行矣。”谢华上岸去。顷之,华开箱取衣,箱中三百金尽变瓦石,知为客偷换,懊恨无已。我觉得人应该有善心行善举,但是这种善良应该用智慧加以武装,不保护好自己,能行好善举吗。见义勇为也要讲究个“为”法,不会游泳的人去救落水者很难把善举“为好”。在这个故事里“善心”却被“骗心”利用,“把你卖了还在帮别人数钱”,不能不说是一种愚蠢。当然这个故事要告诉人善恶有报,还有一个喜剧结尾,俄而天雨,且寒风又逆,舟行不上,华私念:金已被窃,无买货资,不如归里摒挡,再赴淮海。乃呼篙工拖舟返,许其直如到淮之数。舟人从之,顺风张帆而归。过奔牛镇,又见有人冒雨负行李淋漓立,招呼搭船。舵工睨之,即窃银客也,急伏舱内,而伪令水手迎之。天晚雨大,其人不料此船仍回,急不及待,持行李先付水手,身跃入舱。见华在焉,大骇,狂奔而走。发其行囊,原银三百宛然尚存,外有珍珠数十粒,价可千金。华从此大富。

  描述这类骗术的还有一些,如清代徐岳的《见闻录》诈骗一节就讲了几则故事,有些骗术与现在几乎无异。如:“诈骗之风莫盛于今,金陵旧院名妓霏霏一豪贵与之妮,令俊仆以大轿送霏霏并许买缎疋若干赠之。至三山街疋帛铺前少驻,俊仆调铺中白夫人亲买缎疋一一持至桥中,令霏霏拣中数十端,俊仆随一仆荷归取镪久不至,一仆促之又不至,……”后面的事情已经不必追究了,骗子肯定溜之大吉了。类似的还有“一童子卖饴糖于市,一人尽买其糖复与数十文令负钱数千至一银铺换银,指钱云:钱若干要换色银若干,取一封与我看过。将钱交易,令童子止此候我,并取钱交店中,去久不至。店问童子,童子云我卖糖雇我来者也。启视所负来钱,两头青蚨中以泥贯串,外以布包裹而已。”现在有些骗子似乎可以在古书中看到其身影。清代毛祥麟在其《墨余录》也讲了一个贪财上当的故事,话说“咸丰初,沪有浙人陈某,开钱铺于城南。以素精心计,得拥厚资。性复吝,虽一钱亦不妄使,人颇鄙之。偶经北里,见有鲜衣怒马,俊仆后随者,云系丝商也。”这个见钱眼开的有钱人立即与所谓丝商攀谈起来,原来这个姓王的丝商与钱铺陈老板还是老乡,两个人相见恨晚。偶然间陈老板发现了王老板的“秘密”,王老板才说出真相:“与君虽邂逅,而情同手足,我之所为,向不敢告者,虑有所泄也。…实告君,我非浙产,乃粤人也。昔曾贩于豫,得遇异人授秘术,以药草炼铜七次,色即如银,每以纹银百两,入炼铜三十两溶之,即与足银无异。”就是这么个弥天大谎居然让陈老板深信不疑,居然与王老板合伙做起了“炼钱”的生意。简直是利令智昏,他也不想想,天下果真有这样的好事,王老板肯于他人合作吗。就这样陈老板不但自己加入,还如同传销一般“渐言于同业”,于是“托陈付银,争先恐后,数月间接收银万余两。”其结果还是“一夕,王忽遁去,杳无踪迹。”。清代毛祥麟先生总结道:世风不古,骗术愈新。究之坠其术者,每中于贪之一念。

  虽然骗子自古至今从没销声匿迹,但是只要大家多加警惕,还是能识破伎俩,避免损失。还是鲁迅说的对,捣鬼有术,也有效,然而有限,所以以此成大事者,古来无有。

谢大勇

2010-6-22

  

主办单位:北京市东城区图书馆  京ICP备13017208号-1  京公安网备:11010102005489号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交道口东大街85号 邮编:100007 联系电话:64051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