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东城区图书馆
  • 首页 关于东图 参考咨询 专题文献 互动专栏 网上展览 图书频道 基层服务 服务指南 联系我们
东图简介 愿景使命 发展规划 东图动态 大事记 媒体报道 建馆60年
东华流韵 科举辑萃 创意之家 文化工程
诵读经典 馆员天地 信息服务 少儿频道
读书频道 获奖图书 新书上架 请读书目
合作分馆 街道图书馆 自助图书馆 赠书芳名录
服务解答 办证指南 交通指南
联系方式 留言本
设为首页
开馆时间
第一外借室、第二外借室、综合阅览室、自习室、地方文献、创意文献
周二至周日:09:00---17:00
少儿借阅室(暂提供18个阅览位)
周二至周日:09:00---17:00
外文阅览(暂停开馆)
周一全天闭馆消杀
列表
服务解答 办证指南 办证指南 交通指南
交通指南 厅室简介 厅室简介
热区
政府信息公开
列表首都之窗政府信息公开
列表首都图书馆政府信息公开
列表北京市政府信息公开...
列表数字东城政府信息公开
热区
网站链接
列表全国文化信息共享工程
列表北京文化信息共享工程
列表数字图书馆推广工程
列表首都图书馆公共文化云
列表东城区文化云平台
列表首都图书馆
热区
赠书芳名录
列表图书捐赠倡议书
列表文献捐赠协议
列表赠书去向(1998-20...
列表个人赠书目录(199...
张荫堂 首页 > 互动专栏 > 馆员天地 > 散文 > 张荫堂
芒果树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0-05-17  阅读数量:

  东风农场七分场机务队北面100多米处有棵芒果树。10余米高。树干要两人合抱才行。树冠直径约20多米。树虽大,结的芒果却很小,女人用手也可以完全攥住。芒果成熟的时候呈金黄色,很远就能闻到一股清香的味道,让人看着就流口水。每当刮风的时候,成熟的芒果便三三两两落到地上,附近生产队的知青们就会跑到树下检芒果。那味道至今难忘。芒果树下是一条通往8910队的土路。在东风农场公墓没建立之前,路旁的缓坡之上是七分场亡故的人员的公墓。埋葬着几位因种种原因死去的职工。路的另一边是机务队的猪圈。猪圈下面就是傣族的稻田了。斜穿过近300米长的田埂,对面山脚下是分场养鸡场。

  通往8队的路虽然不宽,勉强能让两辆拖拉机面对面开过。却是里面的人的唯一通道。平时供人们和车辆进出。要是在雨季,路旁的飞机草疯长,人们就只能顺着两道车辙中间的窄道进出了。

  由于离墓地近,便陆续传出了鬼神的说法,更增添了几分恐怖。早晚人们路过时,大都结伴而行,匆匆走过,说话声音也小了许多。要是在天黑之后,大芒果树的树荫下,基本就是漆黑一片,十五的月亮也会被浓荫遮挡得一丝不露。微风吹过,树影摇动,路旁的飞机草丛仿佛一个个高大模糊的黑影向你招手,再有小动物弄出点声响,你就是再胆大的人也立马肉皮儿发紧,汗毛树立,大气也不敢出地快速通过。

  大约是1974年的一天,我正在8队当排长,晚上八点多钟,忽然听到屋外一阵喧嚷。一出门,只听见昆明知青高明昌在操场上气喘吁吁地说:“我碰见鬼了,我碰见鬼了!”身边围了一群人,问怎么回事。只见他惊魂未定,满头大汗。原来他刚从机务队回来,路过芒果树时,他说确确实实遇到了鬼,怕我们不信,他还信誓旦旦地表示:“鬼离我特别近,我还打了鬼一拳!”众人掰开他的手,见也没什么异样。便安慰了他几句,将信将疑地散开了。那一夜,高明昌肯定没睡好。

  第二天,从9队传出消息,昨晚XXX(不是一个队的,名字忘了)外出,在芒果树下被鬼打了。怕人们不信,XXX也是指着胸口挨打部位,信誓旦旦地说。

  消息到了8队,大家先是愣了几秒钟,接着便是抑制不住的放声大笑。

  高明昌也笑了。

  如果说,这件事我只是旁观者,时隔不久,大芒果树下,也是晚上发生的一幕,就轮到我毛骨悚然了。

     大约是197412月,一年一度的分场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大会就要召开了。这时,我已从8队调到分场部从事宣传报道工作。理所当然地成了大会筹备人员。大会开幕的前一天晚上,我在主席台按领导要求布置会场,依照惯例,毛主席像两侧要各插数面红旗,不巧的是旗子有,旗杆不够了。领导临时决定,到养鸡场去拿竹竿。我看了看周围,都是分场机关的女知青在摆桌布,便自告奋勇去养鸡场。

  去养鸡场的路只有一条:穿过芒果树下的机务队猪圈,下到平地上的傣族稻田,再走10分钟左右,到了对面山脚下就是了。

  晚上路过大芒果树,我没有感到害怕,因为我不信鬼。到农场5年了,从来不怕走夜路。8队知青高明昌闹的笑话让我更坚信了这一点。不过考虑到天太黑,回来还要扛一捆竹竿走田埂,就带了手电筒。

  我一边走一边想心事,不知不觉就到了芒果树下,顺小路到了机务队猪圈。猪圈其实是一个大工棚似的简陋建筑。中间是通道,两边是半人多高的猪栏。人字型的屋顶为猪猪们遮风挡雨。

  突然,在手电筒的余光中,我发现通道正中,我的正前方七、八米处有一个瘦长的人形立在那里。这个人与众不同,他的脚是离开地面的!或者说他是飘在空中的!一瞬间,我的心跳都停止了。事后我想,这个场面,如果信鬼的人看到,不瘫软成泥才怪呢。我也想,如果那是鬼,我也会和高明昌一样,上去打他一拳!可我不信鬼,我不相信世上有鬼。他只能是人或是什么怪物。我原地不动,手电筒的余光继续顺着那离开地面的脚往上照,看清了,这是一个人,一个吊在猪圈横梁上的人。所以他双脚离地,怪吓人的。这时,我本能地环顾一下四周,四周一片漆黑,寂静无声。我扭转身体,向分场部方向跑去。

  到了分场部,敲响了分管政工的党委副书记、北京知青林力的门,她听完了简单的诉说,立刻组织了卫生所等有关人员,让我带着向猪圈跑去。我边跑边问自己:刚才没看错吧?要是看花了眼,这个笑话就闹大了。我还边跑边想:会不会是被别人害死的,会不会这会儿已经把尸体移走了?要是尸体不在了,我怎么能够说得清?没容我多想,已经到了现场,人们七手八脚把尸体摘下,就在猪圈的通道上,北京知青、卫生员左锋紧急检查了身体,采取了抢救措施,可惜,死亡时间太久,谁也无法让他起死回生了。

  左锋把抢救时注射过的针水瓶小心收起,以备事后查验。人群中有人认出了死者──分场工程队上海知青XXX

  事后了解到,他是因为点点琐事聚到一块儿,一时想不开走上绝路的。脆弱的生命被一念之差断送了。

  当天深夜,一切都料理完毕后,我躺在床上,毫无睡意,一闭眼,眼前就出现吊死者的影像。似乎就在我床前,在我前面几米远的地方。

  后来许多年,我时不时扪心自问,如果那天晚上我不胆怯;如果我立刻上前抱住他双脚,托起他的身体;如果我还有力气大声呼喊;如果碰巧有人经过、并且不把我的喊叫当成鬼哭狼嚎;如果他还很负责任地带人来,就会为死者赢得十五分钟左右的宝贵时间,他会不会活到今天?享受生活中美好的一面?答案是似乎是否定的。因为我看见他时,他很安静,没有晃动,连离世前的挣扎都没有了。

  我于19783月离开农场,1979年初又去农场呆了几天,1982年回到了北京。后来再也没有回去过,也不知那芒果树还在不在?在那个物质贫乏的年代,它年年为我们奉献甘甜的果实,平时则孤独地守望着这里的山山水水,目睹了我们开荒斩坝,种植胶林;见证了我们的喜怒哀乐,生生死死、到来与离去。在知青返城后的日子里,它又义无反顾地守候着长眠在这里的几位知青战友,也算是有情之树了吧?

2009-11-3三稿

主办单位:北京市东城区第一图书馆  京ICP备13017208号-1  京公安网备:110101000538号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交道口东大街85号 邮编:100007 联系电话:64051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