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东城区图书馆
  • 首页 关于东图 参考咨询 专题文献 互动专栏 网上展览 图书频道 基层服务 服务指南 联系我们
东图简介 愿景使命 发展规划 东图动态 大事记 媒体报道 建馆60年
东华流韵 科举辑萃 创意之家 文化工程
诵读经典 馆员天地 信息服务 少儿频道
读书频道 获奖图书 新书上架 请读书目
合作分馆 街道图书馆 自助图书馆 赠书芳名录
服务解答 办证指南 交通指南
联系方式 留言本
设为首页
开馆时间
第一外借室、第二外借室、综合阅览室、自习室、地方文献、创意文献
周二至周日:09:00---17:00
少儿借阅室(暂提供18个阅览位)
周二至周日:09:00---17:00
外文阅览(暂停开馆)
周一全天闭馆消杀
列表
服务解答 办证指南 办证指南 交通指南
交通指南 厅室简介 厅室简介
热区
政府信息公开
列表首都之窗政府信息公开
列表首都图书馆政府信息公开
列表北京市政府信息公开...
列表数字东城政府信息公开
热区
网站链接
列表全国文化信息共享工程
列表北京文化信息共享工程
列表数字图书馆推广工程
列表首都图书馆公共文化云
列表东城区文化云平台
列表首都图书馆
热区
赠书芳名录
列表图书捐赠倡议书
列表文献捐赠协议
列表赠书去向(1998-20...
列表个人赠书目录(199...
论文 首页 > 互动专栏 > 馆员天地 > 论文
古为今用是核心价值(2015)
发布日期:2015-06-23  阅读数量:

  

  2015年全国中小型公共图书馆联合会征文荣获三等奖

  古为今用是整理古代文献的核心价值

  ——从《皇清职贡图》说开来

  谢大勇

  《皇清职贡图》是清代记述海外诸国及国内各民族的史籍。于乾隆十六年(一七五一),由乾隆皇帝下令各地总督、巡抚将其管辖境内不同民族,及与清王朝有来往的国家之民族,描绘各民族的历史渊源、饮食服饰、风俗好尚、物产贡赋而编纂的大型图集。《四库全书》将其归入故地理类、外纪之属。事实上如今对《皇清职贡图》的整理研究远超出其风土地理的范围,《皇清职贡图》的内涵确实不只限于民族风情的记录与描述,由此可以看出古为今用既是整理古代文献的出发点,同时也是落脚点。

  《皇清职贡图》极具史料价值,自上世纪九十年代起,不断有人对“职贡图”进行梳理研究,现在打开百度,至少可以看到64篇研究文章,内容涉及满语词汇、民族形象、西洋人物、朝贡关系、服饰民俗、地域文化、族群生态、世界观念、编绘刊刻等诸多领域。可以说《皇清职贡图》为我们展现了认识乾隆朝乃至清代社会形态的窗口,是一幅丰富多彩的历史全景图,同时也为我们树立了“古为今用”的标杆。

  一、版本研究。现已查清与相关的《职贡图》版本,较为完整的包括有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藏谢遂所绘《职贡图》四卷、北京故宫藏佚名《职贡图》四卷、《四库全书》写本《皇清职贡图》九卷、《四库全书荟要》本《皇清职贡图》九卷、乾隆朝武英殿刊本《皇清职贡图》八卷、嘉庆十年(1805)武英殿《皇清职贡图》重刊本九卷等六种,其他不完整的还有国家博物馆(原中国历史博物馆)所藏金廷标《职贡图》第二卷4与册数不明的《广舆胜览》图册、法国国家图书馆所藏《职贡图》四册、法国私人收藏《职贡图》一册、北京故宫所藏嘉庆朝重绘《皇清职贡图》第二、三卷,及与此相关的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藏《四川省番图》册(原称《苗瑶黎僮等族衣冠图》)等,整体包括绘本、写本与刊本等不同形式,数量众多,版本复杂。通过对版本的研究,可以厘清编制本书过程的来龙去脉,结合图像来源等信息,进而解读乾隆朝编制此书的立意与过程。

  二、图像探讨。《皇清职贡图》没有沿袭以前职贡图那种列队朝觐的形式,而是采用以一男一女成对组合作为某一地区整体性代表,这种表现不同文化与民族的新形式颇有新鲜感。假如我们把这种新形式放到更大的视野之中就不难发现,这是那个时代文化发展与时尚的表述方式。伴随着十六世纪以来大航海时代开展后,欧洲社会物质文化的剧烈变化与贵族们对时尚的风靡,描绘身着各种炫丽服饰人像之服饰书在欧洲蔚为风尚。有人将其与耶稣会教士呈给法王路易十四、路易十五描绘美洲人的图像相提并论,也有人指出十七世纪初期日本南蛮系《世界地图屏风》就已经出现成对的异国人物图绘,宫内厅藏《万国绘图屏风》也在地图左右配有四十二对异国人物。类似的例子还有一些,1645 年,长崎地区更以版画的形式印制了日本最早的西洋系世界地图《万国总图》,其中所附的彩图,也是以男女成对的形式来描绘菲律宾等各式东亚民族人物,且由图绘上的中文字与娴熟的笔墨判定,其绘制者应该是中国画家。如考虑此件作品年代早于日本诸作,且清代中国与菲律宾之间存在着密切的商船往来与外交关系,则乾隆的创新是否可能与此有关?仅从一男一女组合的形式来看,较之前代,此时已经出现了融入世界潮流的趋势。

  关于人物形象的来源,国内诸民族人物形象在乾隆帝为绘制《皇清职贡图》而颁降的谕旨中说的十分清楚:“著沿边各督抚于所属苗瑶黎獞,以及外夷番众,仿其服侍,绘图送军机处,汇齐呈览,以昭王会之盛。”可是关于西洋人物形象却不可能如《四库提要》所说:“或奉贽贡篚,亲睹其人;或仗钺乘轺,实经其地”。 有研究者断言,西洋人物形象来源于清宫所藏大量的绘有外国人形象的瓷器与珐琅器上。文字则来源于传教士的写作。从《皇清职贡图》所绘西洋部分可以看出女像部分细节抽象,大同小异。有学者认为这部分图像应该是摹写,而非实际写照。值得注意的是,清宫《活计档》曾记载乾隆十六年“缅甸国人朝觐行礼,着海(望)带领丁观鹏将伊形式服色看画”,而《清实录》乾隆十六年六月下也有“庚申,上御太和殿,受缅甸国使臣朝贺”。因此也不排除西洋部分图像参阅了档案材料。

  地方官就其所管辖地区之少数民族绘图上呈,以为御览,并非乾隆朝才有的现象,早在康熙四十一年(1702)三月二十九日《起居注》记载清圣祖谕旨内已有:“观郎中尤冷格所进图样云,猺人为数不多,栖身之地,亦不宽广。但山险路狭,日间不敢出战,夜间系彼熟径,来犯我军,亦未可知”等语。可见康熙年间郎中尤冷格已进呈广东猺族图样。此外《皇清职贡图》与《苗瑶黎僮等族衣冠图》、《四川省番图》、《万国来朝图》、《职方会览》还存在一定的传承借鉴关系,《皇清职贡图》有一个从局部到整体,从碎片到完整的系统化过程。这个过程印证了清朝对少数民族以及“西洋”的认识过程。掌握这些图像信息,对于我们分析《皇清职贡图》的真实可靠性是有帮助的,同时也为中国绘画史以及中国美术史提供了极好的范本。

  三、乾隆朝的“世界观”。在研究《皇清职贡图》300余幅图像的编排顺序过程中,人们可以窥见当时皇朝的“世界观”。那么《皇清职贡图》是如何反映出清朝乾隆年间对世界的认识呢,《皇清职贡图》第一卷所描述的外国有:朝鲜国、琉球国、安南国、暹罗国、苏禄国、南掌国、缅甸国、大西洋国、大西洋合勒未祭亚省、大西洋翁加里亚国、大西洋波罗尼亚国、大西洋国黑鬼奴、大西洋国夷僧女尼、小西洋国、英吉利国、法兰西国、 国、日本国、马辰国、汶菜国、柔佛国、荷兰国、鄂罗斯、宋腒朥国、东埔寨国、吕宋国、咖喇吧国、嘛六甲国、苏喇国、亚利晚国、巴勒布大头人并从人即廓尔喀、哈萨克、布鲁特、拔达山、安集延、爱乌罕、霍罕、启齐玉苏部努喇丽所属回人、启齐玉苏部巴图尔所属回人、乌尔根齐部哈雅布所属回人,共计40处。乾隆十六年六月初一日,乾隆帝颁降寄信谕旨:“我朝统一区宇,内外苗夷,输诚向化,其衣冠状貌,各有不同。着沿边各督抚于所属苗猺黎獞,以及外夷番众,仿其服侍,绘图送军机处,汇齐呈览,以昭王会之盛。各该督抚于接壤处,俟公务往来,乘便图写,不必特派专员。可于奏事之便,传谕知之。钦此。”乾隆帝该汉文谕旨中的“外夷”,即指没有纳入清朝实际控制版图的外国,如西洋诸国、日本、俄罗斯及吕宋等东南亚国家。其中,清朝虽然与朝鲜、越南、琉球等国强调延续明朝传统的朝贡关系,但在《皇清职贡图》绘卷中仍将他们划入了“外夷”圈。

  依照惯例,职贡图是记录朝廷与其他藩国或者地方的朝贡关系,乾隆朝与上述部分部族和邦国仅有互市关系,把这些邦国和部族均纳入职贡范畴是有欠妥当的。当代学者通过与南北朝时代梁元帝萧绎所画《职贡图》相比对,发现南北朝的“职贡图”画面之中所有异域使者皆左像侧身站立,朝向一个并不出现的中心,那就是皇帝。并且都有那种有幸成为使者的恭敬欣喜的情态。众人朝向一个并未出现的“中心”,那就是天朝中国。通过一个个独立的图像,还原重点是在呈现朝贡的事实本身。而《皇清职贡图》通过成对男女形象手持珍奇宝物梯次来朝,同样是暗示没有画出的天子的存在,可是却多了一份对西洋的认识成分。

  《皇清职贡图》西洋相关所占比例大幅度的提高,为一个前所未有的现象,整体描绘多达十二组,且全部置于第一卷,只要比较《明史》外国列传中欧洲部份仅区区四国(佛郎机〔葡萄牙〕、吕宋〔西班牙〕、和兰〔荷兰〕、意大里亚〔意大利〕)的纪录,《皇清职贡图》所指的“西洋”也不再是明代「西洋」所指的南中国海周围的国家,而是现代意义下的欧洲各国。“西洋”不仅成为乾隆帝都的重要风景,而且是欧洲各国正式进入中国所结构的世界体系中的里程碑。清楚地显示了清代中国与全球化世界的连结。

  乾隆朝对于世界的认识当然较之前朝要丰富许多,没有变化的还是“自我中心”和“唯我独大”。因此要表现出这种“中心”意识就必定不可将“西洋”排除在“职贡”范围之外。因此乾隆朝的职贡图便涵盖了所有能搜集到的“西洋”与“夷人”。只是做老大不但要有老大的胸襟与气度,还要有老大的实力与行动。否则还是逃不脱清代逐渐衰败的结果。

  四、清代的朝廷观

  《皇清职贡图》图像达300幅之多为历代罕见。在包括“苗猺黎獞”“外夷番众”等众多国家、民族、部落、族群之中,唯独没有描绘满、汉、蒙古三个大民族。这绝不是朝廷的疏忽,而是充分反映了清代的朝廷观。如前所述乾隆帝在谕旨中明确说道“我朝统一区宇”,而并没有说“我满洲统一区宇”,那么此处乾隆帝所言的这个“朝”——“大清”是由谁来建立的呢?回顾一下创建清朝当时的情景,崇德元年(1636)四月于盛京,以多尔衮为代表的满洲宗室王公、以科尔沁部土谢图济农为代表的漠南蒙古诸部领主王公,以及以都元帅孔有德为代表的汉人军阀共同敬上尊号于皇太极,推戴其为“宽温仁圣皇帝”,并以这位皇帝为中心建立了大清政权。毫无疑问大清当政者认为满、汉、蒙古才是“体制内”的人,而《皇清职贡图》绘制的对象是清朝统辖下的民族。同样被“体制”的民族还有编入八旗的鄂温克、锡伯、达斡尔等民族。例外的是同为蒙古别种的厄鲁特、土尔扈特等部族,因为没有参与建立清代政权,并非“朝”中人士,因此被绘入《皇清职贡图》。

  了解清朝的朝廷观对于客观看待清朝的大政方针乃至行动策略十分必要,毕竟分清敌我友是一个时代的首要问题。

  五、清代的民族观

  从乾隆十五年(1750)起准备制作《皇清职贡图》,乾隆十六年始绘制,至乾隆二十六年为止大部分已绘制完成。然乾隆二十六年之后,陆续有准噶尔及其统辖下的回疆等地被纳入清朝版图,以及哈萨克、布鲁特等使臣来朝“献贡”,故乾隆二十八年又增绘了“爱乌罕回人”等5图。其后乾隆三十六年再增绘“土尔扈特台吉”等3图。乾隆四十一年加入“整欠头目先迈岩第”等2图,五十三年增绘《淡水右武乃等社生番》,直至乾隆五十八年增绘完《巴勒布大头人并从人即廓尔喀》之后,《皇清职贡图》绘卷才最终得以增补完成。

  在中国这样幅员辽阔的多民族国家,能否正确处理民族关系问题,是关系到这个新王朝能否长治久安的根本问题。 清廷早就意识到了民族关系的重要性,特别是满族当时人口并不占优,当时乾隆帝可能试图通过此种编纂活动来进一步了解国内外诸多“民族”及“国家”的现状,以更好地维护统治。

  《皇清职贡图》反映了清代建立初期作为大国,对境内、境外一些邦国和部族的认识,同时也可以管窥清代初期统治者对周边邦国和国内民族表现出的一种“大国”心态。

  首先,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还不可能全面进行民族的甄别工作,从《皇清职贡图》可以清楚的反映出清朝对于民族的识别有些仅停留在服饰层面上,这在苗族、瑶族等少数民族上非常突出。

  其次,《皇清职贡图》出现以民族、部族或者地区部落的名称来指代民族的情况,同样的名称,有的指国家、有的指地域,有的是民族,有的就是“夷人”“蛮人”、“番人”的模糊概念。还有“回人”、“回民”等不同称呼。这在当时可能是出于某种考虑,也可能限于历史原因,但结果是给今天的读者造成一定麻烦。例如西藏部份,其条目题名并非西藏人,而是「西藏所属补鲁克巴番人」等,在此西藏是一个地名,而非种族或邦属。

  再有就是《皇清职贡图》表现出大清朝的天然优越感,这从对少数民族的称呼上不难看出。全篇充满了带有反犬旁的“狼人”、“仡佬”“倮倮”、“仲人”“僚”“俅”“倧”等文字。表现了清政府对少数民族的歧视。这个问题直到1939年国民政府制订了《改正西南少数民族命名表》以后,才逐渐得到纠正。

  透过这些问题,我们应该认识到不可以简单的用现在的民族与历史的民族简单对接,由于人们的迁徙、融合、变迁,需要我们用动态的、历史的、发展的眼光去正确看待民族问题。

  五、清代的地域观。《四库全书提要》写到:“以诸外藩为首,其余诸藩、诸蛮各以所隶之省为次”,也就是由外藩开始,然后再以地理为主要的编排原则,下面纳诸藩、诸蛮等少数民族。

  从《皇清职贡图》排列的基本原则可以看出清朝的地域观念,第二卷从满族的起源地东北开始,向右往南,是东南的福建、台湾、湖南、广东、广西,然后往西北,由上而下,甘肃、四川、云南。最后成就了一幅以紫禁城为中心的帝国疆域之版图,彰显清朝前期的文略武功,形成万国来朝的帝都形象。例如云南整欠、景海本可以编入第四卷的云南部分,土尔扈特部也可以纳入蒙古人序列,可是《皇清职贡图》编者却将这两个分别以地区、部族不同的名称表述都一并编入第一卷的“西洋部分”,其潜台词就是随着版图疆域的扩张,少数民族的归附,大清帝国日益走向强盛,将成为世界的中心。否则现代人无论如何难于理解“西洋部分”的编排方式。

  绘画作为一种再现的手段,本身就不可能像镜面一样能够不带主观意识地反射现实,描绘永远是一种诠释的过程,况且编排的人为因素带有更多的主观意识。因此,若进行相关的研究,那么《皇清职贡图》的哪一个部份,在什么样的前提与范围内,可以视为现实的参照,就变成研究者不得不考虑的条件,这当然也包括统治者的地域观念。

  人们常说以史为鉴,那么我们首先需要一面完整平滑的镜子,谁愿意时常面对一块凸凹不平的镜子呢?真实的历史才是满意的镜子。考古为历史提供了实证,而文献则提供了依据,探究历史是不断去伪存真的过程。其次就是我们照镜子要有一个正确的角度和正确的诉求,研究历史是不断放大善与美的过程。放到历史学上就是要有正确的历史观,放到古籍整理时就要有古为今用的正确态度。

  随着图书馆转型与外包的“常态化”,图书馆工作人员应有危机意识,提高素质,向咨询等深化服务发展,力争输出自己的思想与产品。图书馆重要的功能之一就是收藏整理古籍,无论是编辑、出版赏析型、目录型还是研究型的产品,都应当本着为读者着想,古为今用才是硬道理。

  参考文献:

  [1]齐光.乾隆帝的“世界观”[N].文汇报2015-01-09

  [2]佟颖.清代前期朝贡关系考辨[J].《满语研究》,2011(12).

  [3]齐光.解析《皇清职贡图》绘卷及其满汉文图说[J].《清史研究》,2014(4).

  [4]李云泉.朝贡制度史论———中国古代对外关系体制研究[M].北京:新华出版社,2004:139-140.

  [5]严墨.《皇清职贡图》:民族学研究的珍贵史料[N].中国民族报2015-01-23

  [6]中国北方民族关系史编写组.中国北方民族关系史[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5:398.

  [7]费孝通.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修订本)[M].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1999:

  [8]赖毓芝.图像帝国:乾隆朝《职贡图》的制作与帝都呈现[J].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集刊第75 期.

主办单位:北京市东城区第一图书馆  京ICP备13017208号-1  京公安网备:110101000538号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交道口东大街85号 邮编:100007 联系电话:64051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