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东城区图书馆
  • 首页 关于东图 参考咨询 专题文献 互动专栏 网上展览 图书频道 基层服务 服务指南 联系我们
东图简介 愿景使命 发展规划 东图动态 大事记 媒体报道 建馆60年
东华流韵 科举辑萃 创意之家 文化工程
诵读经典 馆员天地 信息服务 少儿频道
读书频道 获奖图书 新书上架
街道图书馆 社区图书馆 自助图书馆 送书服务点 中学图书馆 小学图书馆 赠书芳名录
服务解答 办证指南 交通指南
联系方式 留言本
设为首页
开馆时间
第二外借、综合阅览、自习室
周一至周四:09:00---20:30
周五至周日:09:00---17:00
第一外借室
周一至周日:09:00---17:00
少儿借阅室
周二至周四:13:00---19:00
周五至周日:09:00---17:00
少儿借阅室(寒暑假)
周二至周日:09:00---17:00
(每周一休息)
外文阅览、地方文献、创意文献
周二至周六:09:00—17:00
(每周一周日休息)
东总布胡同38号
周一至周五:09:00---21:00
周六至周日:09:00---17:00
列表
服务解答 办证指南 办证指南 交通指南
交通指南 厅室简介 厅室简介
热区
政府信息公开
列表首都之窗政府信息公开
列表首都图书馆政府信息公开
列表北京市政府信息公开...
列表数字东城政府信息公开
热区
网站链接
列表全国文化信息共享工程
列表北京文化信息共享工程
列表数字图书馆推广工程
列表中国国家图书馆
列表首都图书馆
列表中国图书馆学会
热区
赠书芳名录
列表图书捐赠倡议书
列表文献捐赠协议
列表赠书去向(1998-20...
列表个人赠书目录(199...
老年文摘 首页 > 互动专栏 > 信息服务 > 老年文摘
2018年第2期
发布日期:2018-03-08  阅读数量:

《老 年 文 摘》

2018年第二期

  目 录:

   社会民生

  1、“文化服务”掩盖下的旅游侵占                         P4-P7

  2、游戏世界中,这个95后建了一座紫禁城           

  1、“文化服务”掩盖下的旅游侵占                         P4-P7

  2、游戏世界中,这个95后建了一座紫禁城           

  开心园地

  1、幽默笑话                                          P16-P17

  

   2017年12月4日,柬埔寨警方查封了两处聚众斗鸡场所,因為斗鸡往往伴随着明令禁止的赌博活动。 

  不同寻常的是,这些场所的运营者是柬埔寨首相洪森的外甥女婿Thai Phany。围绕当局的腐败丑闻近年来一直不断,警方往往显得毫无作为,因此这次对于首相亲属犯罪的抓捕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 

  但随后就传出一个消息,案件所涉及的92只鸡28日被干丹省初级法院集体判处了“死刑”。 

  如此“重刑”瞬间在网络上引起巨大争议,这些鸡所受到的惩罚显然比真正的犯案人员重得多。据报道,与鸡的命运截然不同,涉案的大部分人在被判了轻微的缓刑后都被快速释放了。 

  “2017年法院年度成就:给92只公鸡判了死刑。”“我倒是想知道养殖这些鸡的人都得到了什么处罚。”人们在社交网络上借此嘲讽面对洪森权势软弱的司法系统。去年洪森兄弟家就曾收到警方关于斗鸡活动的警告。 

  干丹省副警察局长也对这次判决毫不避讳,还透露:“我们把这些鸡处刑后就分给手下的警官们吃了。”丝毫没有理会网上的评议。 

  法院文书里则称,判处死刑是为了“防止类似的罪行再次发生”。  

   社会民生

  

  年1期

    2017年11月27日,在故宫一个偏僻的角落,几个年轻人在这里建起了另一座“故宫”。

  它远看像售楼中心的建筑模型,走近看则像是乐高积木搭成的。无论是梁柱上的彩画还是飞檐走兽,都由一个个小方块堆起来。这是一个3D打印出的故宫模型,建造者是苏一峻和他的团队。 

  它远看像售楼中心的建筑模型,走近看则像是乐高积木搭成的。无论是梁柱上的彩画还是飞檐走兽,都由一个个小方块堆起来。这是一个3D打印出的故宫模型,建造者是苏一峻和他的团队。 

  这座“故宫”在真故宫中展出了10天左右,网友们纷纷为苏一峻点赞,但也有很多和他玩同款游戏的人把造故宫视为炫技。对苏一峻来说,这更像是一个从小的执念。

    2017年11月27日,在故宫一个偏僻的角落,几个年轻人在这里建起了另一座“故宫”。

  它远看像售楼中心的建筑模型,走近看则像是乐高积木搭成的。无论是梁柱上的彩画还是飞檐走兽,都由一个个小方块堆起来。这是一个3D打印出的故宫模型,建造者是苏一峻和他的团队。 

  它远看像售楼中心的建筑模型,走近看则像是乐高积木搭成的。无论是梁柱上的彩画还是飞檐走兽,都由一个个小方块堆起来。这是一个3D打印出的故宫模型,建造者是苏一峻和他的团队。 

  这座“故宫”在真故宫中展出了10天左右,网友们纷纷为苏一峻点赞,但也有很多和他玩同款游戏的人把造故宫视为炫技。对苏一峻来说,这更像是一个从小的执念。

  

  他们没法获得故宫内部资料,图书馆也很难找到有关书籍,苏一峻唯一的信息来源就是网络。那段时间他访问最多的网站就是维基百科。输入关键词“故宫”之后,他会把维基百科列出的所有书目逐个对照搜索电子版,然后“把找到的书全部读完”。 

  对他来说,用处最大的是建筑学家梁思成撰写的《清工部〈工程做法则例〉》,因为“清朝所有的建筑样式都是严格遵守这本书所示”。 

  除了外部结构,还有内部陈设。苏一峻根据现存的故宫博物院原状陈列厅和记述清代帝后起居的《清宫述闻》布置宫室的内部陈设。因为慈禧太后寝宫储秀宫在故宫有常规布展,他们就把它当作后妃寝宫的室内陈设模版。 

  最棘手的是故宫有很多未开放区域。为了尽量还原这些区域的面貌,苏一峻只能“蹭”领导人的光。每次有故宫院长接待某国家元首的新闻,他就会把相关视频和图片找来看,由此了解一些未开放区域。 

  比固定建筑更费时的是搭御花园,因为“建筑是精确的,但植物却有自己的姿态”。苏一峻把故宫植物进行盘点分类,发现主要树木就是松树、槐树和柏树。为了尽可能把这些树木的姿态展现出来,他运用了不少绘画技巧中的植物特征,比如在阳光充沛的地方,树冠会更加茂盛。又因为故宫的植物大多生长了上百年,“姿态抑扬顿挫”,他还会参考国画中的树木表现。 

  在整个搭建过程中,故宫乾隆花园和御花园的树木几乎都是苏一峻一人负责,“每一棵树都不可复制”。松树枝干曲折,柏树长得直颜色浅,槐树最舒展。花卉相对于树木而言,很难以方块表现,但苏一峻还是费尽心思在御花园栽上了一棵盛开的海棠树。这是御花园仅有的“满树繁花”。 

  这棵海棠花开在御花园东南角的“绛雪轩”殿前。苏一峻在《清宫述闻》中看到,正是因为皇帝在这里看到庭前海棠花开,花瓣飘落像下雪,才給这座宫殿取名为“绛雪轩”。现在的故宫已经找不到这棵海棠花,苏一峻决定让它一直开在虚拟故宫里。

  他们没法获得故宫内部资料,图书馆也很难找到有关书籍,苏一峻唯一的信息来源就是网络。那段时间他访问最多的网站就是维基百科。输入关键词“故宫”之后,他会把维基百科列出的所有书目逐个对照搜索电子版,然后“把找到的书全部读完”。 

  对他来说,用处最大的是建筑学家梁思成撰写的《清工部〈工程做法则例〉》,因为“清朝所有的建筑样式都是严格遵守这本书所示”。 

  除了外部结构,还有内部陈设。苏一峻根据现存的故宫博物院原状陈列厅和记述清代帝后起居的《清宫述闻》布置宫室的内部陈设。因为慈禧太后寝宫储秀宫在故宫有常规布展,他们就把它当作后妃寝宫的室内陈设模版。 

  最棘手的是故宫有很多未开放区域。为了尽量还原这些区域的面貌,苏一峻只能“蹭”领导人的光。每次有故宫院长接待某国家元首的新闻,他就会把相关视频和图片找来看,由此了解一些未开放区域。 

  比固定建筑更费时的是搭御花园,因为“建筑是精确的,但植物却有自己的姿态”。苏一峻把故宫植物进行盘点分类,发现主要树木就是松树、槐树和柏树。为了尽可能把这些树木的姿态展现出来,他运用了不少绘画技巧中的植物特征,比如在阳光充沛的地方,树冠会更加茂盛。又因为故宫的植物大多生长了上百年,“姿态抑扬顿挫”,他还会参考国画中的树木表现。 

  在整个搭建过程中,故宫乾隆花园和御花园的树木几乎都是苏一峻一人负责,“每一棵树都不可复制”。松树枝干曲折,柏树长得直颜色浅,槐树最舒展。花卉相对于树木而言,很难以方块表现,但苏一峻还是费尽心思在御花园栽上了一棵盛开的海棠树。这是御花园仅有的“满树繁花”。 

  这棵海棠花开在御花园东南角的“绛雪轩”殿前。苏一峻在《清宫述闻》中看到,正是因为皇帝在这里看到庭前海棠花开,花瓣飘落像下雪,才給这座宫殿取名为“绛雪轩”。现在的故宫已经找不到这棵海棠花,苏一峻决定让它一直开在虚拟故宫里。

        2018年1期

  年1期

    2017年11月27日,在故宫一个偏僻的角落,几个年轻人在这里建起了另一座“故宫”。

  它远看像售楼中心的建筑模型,走近看则像是乐高积木搭成的。无论是梁柱上的彩画还是飞檐走兽,都由一个个小方块堆起来。这是一个3D打印出的故宫模型,建造者是苏一峻和他的团队。 

  它远看像售楼中心的建筑模型,走近看则像是乐高积木搭成的。无论是梁柱上的彩画还是飞檐走兽,都由一个个小方块堆起来。这是一个3D打印出的故宫模型,建造者是苏一峻和他的团队。 

  这座“故宫”在真故宫中展出了10天左右,网友们纷纷为苏一峻点赞,但也有很多和他玩同款游戏的人把造故宫视为炫技。对苏一峻来说,这更像是一个从小的执念。

    2017年11月27日,在故宫一个偏僻的角落,几个年轻人在这里建起了另一座“故宫”。

  它远看像售楼中心的建筑模型,走近看则像是乐高积木搭成的。无论是梁柱上的彩画还是飞檐走兽,都由一个个小方块堆起来。这是一个3D打印出的故宫模型,建造者是苏一峻和他的团队。 

  它远看像售楼中心的建筑模型,走近看则像是乐高积木搭成的。无论是梁柱上的彩画还是飞檐走兽,都由一个个小方块堆起来。这是一个3D打印出的故宫模型,建造者是苏一峻和他的团队。 

  这座“故宫”在真故宫中展出了10天左右,网友们纷纷为苏一峻点赞,但也有很多和他玩同款游戏的人把造故宫视为炫技。对苏一峻来说,这更像是一个从小的执念。

  

  他们没法获得故宫内部资料,图书馆也很难找到有关书籍,苏一峻唯一的信息来源就是网络。那段时间他访问最多的网站就是维基百科。输入关键词“故宫”之后,他会把维基百科列出的所有书目逐个对照搜索电子版,然后“把找到的书全部读完”。 

  对他来说,用处最大的是建筑学家梁思成撰写的《清工部〈工程做法则例〉》,因为“清朝所有的建筑样式都是严格遵守这本书所示”。 

  除了外部结构,还有内部陈设。苏一峻根据现存的故宫博物院原状陈列厅和记述清代帝后起居的《清宫述闻》布置宫室的内部陈设。因为慈禧太后寝宫储秀宫在故宫有常规布展,他们就把它当作后妃寝宫的室内陈设模版。 

  最棘手的是故宫有很多未开放区域。为了尽量还原这些区域的面貌,苏一峻只能“蹭”领导人的光。每次有故宫院长接待某国家元首的新闻,他就会把相关视频和图片找来看,由此了解一些未开放区域。 

  比固定建筑更费时的是搭御花园,因为“建筑是精确的,但植物却有自己的姿态”。苏一峻把故宫植物进行盘点分类,发现主要树木就是松树、槐树和柏树。为了尽可能把这些树木的姿态展现出来,他运用了不少绘画技巧中的植物特征,比如在阳光充沛的地方,树冠会更加茂盛。又因为故宫的植物大多生长了上百年,“姿态抑扬顿挫”,他还会参考国画中的树木表现。 

  在整个搭建过程中,故宫乾隆花园和御花园的树木几乎都是苏一峻一人负责,“每一棵树都不可复制”。松树枝干曲折,柏树长得直颜色浅,槐树最舒展。花卉相对于树木而言,很难以方块表现,但苏一峻还是费尽心思在御花园栽上了一棵盛开的海棠树。这是御花园仅有的“满树繁花”。 

  这棵海棠花开在御花园东南角的“绛雪轩”殿前。苏一峻在《清宫述闻》中看到,正是因为皇帝在这里看到庭前海棠花开,花瓣飘落像下雪,才給这座宫殿取名为“绛雪轩”。现在的故宫已经找不到这棵海棠花,苏一峻决定让它一直开在虚拟故宫里。

  他们没法获得故宫内部资料,图书馆也很难找到有关书籍,苏一峻唯一的信息来源就是网络。那段时间他访问最多的网站就是维基百科。输入关键词“故宫”之后,他会把维基百科列出的所有书目逐个对照搜索电子版,然后“把找到的书全部读完”。 

  对他来说,用处最大的是建筑学家梁思成撰写的《清工部〈工程做法则例〉》,因为“清朝所有的建筑样式都是严格遵守这本书所示”。 

  除了外部结构,还有内部陈设。苏一峻根据现存的故宫博物院原状陈列厅和记述清代帝后起居的《清宫述闻》布置宫室的内部陈设。因为慈禧太后寝宫储秀宫在故宫有常规布展,他们就把它当作后妃寝宫的室内陈设模版。 

  最棘手的是故宫有很多未开放区域。为了尽量还原这些区域的面貌,苏一峻只能“蹭”领导人的光。每次有故宫院长接待某国家元首的新闻,他就会把相关视频和图片找来看,由此了解一些未开放区域。 

  比固定建筑更费时的是搭御花园,因为“建筑是精确的,但植物却有自己的姿态”。苏一峻把故宫植物进行盘点分类,发现主要树木就是松树、槐树和柏树。为了尽可能把这些树木的姿态展现出来,他运用了不少绘画技巧中的植物特征,比如在阳光充沛的地方,树冠会更加茂盛。又因为故宫的植物大多生长了上百年,“姿态抑扬顿挫”,他还会参考国画中的树木表现。 

  在整个搭建过程中,故宫乾隆花园和御花园的树木几乎都是苏一峻一人负责,“每一棵树都不可复制”。松树枝干曲折,柏树长得直颜色浅,槐树最舒展。花卉相对于树木而言,很难以方块表现,但苏一峻还是费尽心思在御花园栽上了一棵盛开的海棠树。这是御花园仅有的“满树繁花”。 

  这棵海棠花开在御花园东南角的“绛雪轩”殿前。苏一峻在《清宫述闻》中看到,正是因为皇帝在这里看到庭前海棠花开,花瓣飘落像下雪,才給这座宫殿取名为“绛雪轩”。现在的故宫已经找不到这棵海棠花,苏一峻决定让它一直开在虚拟故宫里。

        2018年1期

  ❤ 健康养生

  年1期

  来源:《家庭百事通》      2018年2期

  ❤开心园地

  <SPAN style="sans-serif: ; BR: center>&nbsp;</P>&#13;&#10;<P align=center>  有朋友惊奇地留言:“天呀,才十个月,这么小就会自己吃香蕉啦?”&nbsp;<BR>  小静回复:“是啊。”&nbsp;<BR>  朋友又好奇地追问:“那她吃到一半又为什么哭?”&nbsp;<BR>  小静回答:“现在天气冷,她衣服穿得厚,但她的胳膊短,吃了一半,她就夠不着了呀!”</SPAN></P> <P align=right>来源:《故事会》&nbsp;&nbsp;&nbsp;&nbsp;&nbsp; 2018年3期</P></SPAN></SPAN></SPAN></DIV></body></html>

  

  ❤开心园地

  <SPAN style="sans-serif: ; BR: center>&nbsp;</P>&#13;&#10;<P align=center>  有朋友惊奇地留言:“天呀,才十个月,这么小就会自己吃香蕉啦?”&nbsp;<BR>  小静回复:“是啊。”&nbsp;<BR>  朋友又好奇地追问:“那她吃到一半又为什么哭?”&nbsp;<BR>  小静回答:“现在天气冷,她衣服穿得厚,但她的胳膊短,吃了一半,她就夠不着了呀!”</SPAN></P> <P align=right>来源:《故事会》&nbsp;&nbsp;&nbsp;&nbsp;&nbsp; 2018年3期</P></SPAN></SPAN></SPAN></DIV></body></html>

  

  来源:《家庭百事通》      2018年2期

  ❤开心园地

  <SPAN style="sans-serif: ; BR: center>&nbsp;</P>&#13;&#10;<P align=center>  有朋友惊奇地留言:“天呀,才十个月,这么小就会自己吃香蕉啦?”&nbsp;<BR>  小静回复:“是啊。”&nbsp;<BR>  朋友又好奇地追问:“那她吃到一半又为什么哭?”&nbsp;<BR>  小静回答:“现在天气冷,她衣服穿得厚,但她的胳膊短,吃了一半,她就夠不着了呀!”</SPAN></P> <P align=right>来源:《故事会》&nbsp;&nbsp;&nbsp;&nbsp;&nbsp; 2018年3期</P></SPAN></SPAN></SPAN></DIV></body></html>

  

  ❤开心园地

  <SPAN style="sans-serif: ; BR: center>&nbsp;</P>&#13;&#10;<P align=center>  有朋友惊奇地留言:“天呀,才十个月,这么小就会自己吃香蕉啦?”&nbsp;<BR>  小静回复:“是啊。”&nbsp;<BR>  朋友又好奇地追问:“那她吃到一半又为什么哭?”&nbsp;<BR>  小静回答:“现在天气冷,她衣服穿得厚,但她的胳膊短,吃了一半,她就夠不着了呀!”</SPAN></P> <P align=right>来源:《故事会》&nbsp;&nbsp;&nbsp;&nbsp;&nbsp; 2018年3期</P></SPAN></SPAN></SPAN></DIV></body></html>

  

   2017年12月4日,柬埔寨警方查封了两处聚众斗鸡场所,因為斗鸡往往伴随着明令禁止的赌博活动。 

  不同寻常的是,这些场所的运营者是柬埔寨首相洪森的外甥女婿Thai Phany。围绕当局的腐败丑闻近年来一直不断,警方往往显得毫无作为,因此这次对于首相亲属犯罪的抓捕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 

  但随后就传出一个消息,案件所涉及的92只鸡28日被干丹省初级法院集体判处了“死刑”。 

  如此“重刑”瞬间在网络上引起巨大争议,这些鸡所受到的惩罚显然比真正的犯案人员重得多。据报道,与鸡的命运截然不同,涉案的大部分人在被判了轻微的缓刑后都被快速释放了。 

  “2017年法院年度成就:给92只公鸡判了死刑。”“我倒是想知道养殖这些鸡的人都得到了什么处罚。”人们在社交网络上借此嘲讽面对洪森权势软弱的司法系统。去年洪森兄弟家就曾收到警方关于斗鸡活动的警告。 

  干丹省副警察局长也对这次判决毫不避讳,还透露:“我们把这些鸡处刑后就分给手下的警官们吃了。”丝毫没有理会网上的评议。 

  法院文书里则称,判处死刑是为了“防止类似的罪行再次发生”。  

   社会民生

  

  年1期

    2017年11月27日,在故宫一个偏僻的角落,几个年轻人在这里建起了另一座“故宫”。

  它远看像售楼中心的建筑模型,走近看则像是乐高积木搭成的。无论是梁柱上的彩画还是飞檐走兽,都由一个个小方块堆起来。这是一个3D打印出的故宫模型,建造者是苏一峻和他的团队。 

  它远看像售楼中心的建筑模型,走近看则像是乐高积木搭成的。无论是梁柱上的彩画还是飞檐走兽,都由一个个小方块堆起来。这是一个3D打印出的故宫模型,建造者是苏一峻和他的团队。 

  这座“故宫”在真故宫中展出了10天左右,网友们纷纷为苏一峻点赞,但也有很多和他玩同款游戏的人把造故宫视为炫技。对苏一峻来说,这更像是一个从小的执念。

    2017年11月27日,在故宫一个偏僻的角落,几个年轻人在这里建起了另一座“故宫”。

  它远看像售楼中心的建筑模型,走近看则像是乐高积木搭成的。无论是梁柱上的彩画还是飞檐走兽,都由一个个小方块堆起来。这是一个3D打印出的故宫模型,建造者是苏一峻和他的团队。 

  它远看像售楼中心的建筑模型,走近看则像是乐高积木搭成的。无论是梁柱上的彩画还是飞檐走兽,都由一个个小方块堆起来。这是一个3D打印出的故宫模型,建造者是苏一峻和他的团队。 

  这座“故宫”在真故宫中展出了10天左右,网友们纷纷为苏一峻点赞,但也有很多和他玩同款游戏的人把造故宫视为炫技。对苏一峻来说,这更像是一个从小的执念。

  

  他们没法获得故宫内部资料,图书馆也很难找到有关书籍,苏一峻唯一的信息来源就是网络。那段时间他访问最多的网站就是维基百科。输入关键词“故宫”之后,他会把维基百科列出的所有书目逐个对照搜索电子版,然后“把找到的书全部读完”。 

  对他来说,用处最大的是建筑学家梁思成撰写的《清工部〈工程做法则例〉》,因为“清朝所有的建筑样式都是严格遵守这本书所示”。 

  除了外部结构,还有内部陈设。苏一峻根据现存的故宫博物院原状陈列厅和记述清代帝后起居的《清宫述闻》布置宫室的内部陈设。因为慈禧太后寝宫储秀宫在故宫有常规布展,他们就把它当作后妃寝宫的室内陈设模版。 

  最棘手的是故宫有很多未开放区域。为了尽量还原这些区域的面貌,苏一峻只能“蹭”领导人的光。每次有故宫院长接待某国家元首的新闻,他就会把相关视频和图片找来看,由此了解一些未开放区域。 

  比固定建筑更费时的是搭御花园,因为“建筑是精确的,但植物却有自己的姿态”。苏一峻把故宫植物进行盘点分类,发现主要树木就是松树、槐树和柏树。为了尽可能把这些树木的姿态展现出来,他运用了不少绘画技巧中的植物特征,比如在阳光充沛的地方,树冠会更加茂盛。又因为故宫的植物大多生长了上百年,“姿态抑扬顿挫”,他还会参考国画中的树木表现。 

  在整个搭建过程中,故宫乾隆花园和御花园的树木几乎都是苏一峻一人负责,“每一棵树都不可复制”。松树枝干曲折,柏树长得直颜色浅,槐树最舒展。花卉相对于树木而言,很难以方块表现,但苏一峻还是费尽心思在御花园栽上了一棵盛开的海棠树。这是御花园仅有的“满树繁花”。 

  这棵海棠花开在御花园东南角的“绛雪轩”殿前。苏一峻在《清宫述闻》中看到,正是因为皇帝在这里看到庭前海棠花开,花瓣飘落像下雪,才給这座宫殿取名为“绛雪轩”。现在的故宫已经找不到这棵海棠花,苏一峻决定让它一直开在虚拟故宫里。

  他们没法获得故宫内部资料,图书馆也很难找到有关书籍,苏一峻唯一的信息来源就是网络。那段时间他访问最多的网站就是维基百科。输入关键词“故宫”之后,他会把维基百科列出的所有书目逐个对照搜索电子版,然后“把找到的书全部读完”。 

  对他来说,用处最大的是建筑学家梁思成撰写的《清工部〈工程做法则例〉》,因为“清朝所有的建筑样式都是严格遵守这本书所示”。 

  除了外部结构,还有内部陈设。苏一峻根据现存的故宫博物院原状陈列厅和记述清代帝后起居的《清宫述闻》布置宫室的内部陈设。因为慈禧太后寝宫储秀宫在故宫有常规布展,他们就把它当作后妃寝宫的室内陈设模版。 

  最棘手的是故宫有很多未开放区域。为了尽量还原这些区域的面貌,苏一峻只能“蹭”领导人的光。每次有故宫院长接待某国家元首的新闻,他就会把相关视频和图片找来看,由此了解一些未开放区域。 

  比固定建筑更费时的是搭御花园,因为“建筑是精确的,但植物却有自己的姿态”。苏一峻把故宫植物进行盘点分类,发现主要树木就是松树、槐树和柏树。为了尽可能把这些树木的姿态展现出来,他运用了不少绘画技巧中的植物特征,比如在阳光充沛的地方,树冠会更加茂盛。又因为故宫的植物大多生长了上百年,“姿态抑扬顿挫”,他还会参考国画中的树木表现。 

  在整个搭建过程中,故宫乾隆花园和御花园的树木几乎都是苏一峻一人负责,“每一棵树都不可复制”。松树枝干曲折,柏树长得直颜色浅,槐树最舒展。花卉相对于树木而言,很难以方块表现,但苏一峻还是费尽心思在御花园栽上了一棵盛开的海棠树。这是御花园仅有的“满树繁花”。 

  这棵海棠花开在御花园东南角的“绛雪轩”殿前。苏一峻在《清宫述闻》中看到,正是因为皇帝在这里看到庭前海棠花开,花瓣飘落像下雪,才給这座宫殿取名为“绛雪轩”。现在的故宫已经找不到这棵海棠花,苏一峻决定让它一直开在虚拟故宫里。

        2018年1期

  年1期

    2017年11月27日,在故宫一个偏僻的角落,几个年轻人在这里建起了另一座“故宫”。

  它远看像售楼中心的建筑模型,走近看则像是乐高积木搭成的。无论是梁柱上的彩画还是飞檐走兽,都由一个个小方块堆起来。这是一个3D打印出的故宫模型,建造者是苏一峻和他的团队。 

  它远看像售楼中心的建筑模型,走近看则像是乐高积木搭成的。无论是梁柱上的彩画还是飞檐走兽,都由一个个小方块堆起来。这是一个3D打印出的故宫模型,建造者是苏一峻和他的团队。 

  这座“故宫”在真故宫中展出了10天左右,网友们纷纷为苏一峻点赞,但也有很多和他玩同款游戏的人把造故宫视为炫技。对苏一峻来说,这更像是一个从小的执念。

    2017年11月27日,在故宫一个偏僻的角落,几个年轻人在这里建起了另一座“故宫”。

  它远看像售楼中心的建筑模型,走近看则像是乐高积木搭成的。无论是梁柱上的彩画还是飞檐走兽,都由一个个小方块堆起来。这是一个3D打印出的故宫模型,建造者是苏一峻和他的团队。 

  它远看像售楼中心的建筑模型,走近看则像是乐高积木搭成的。无论是梁柱上的彩画还是飞檐走兽,都由一个个小方块堆起来。这是一个3D打印出的故宫模型,建造者是苏一峻和他的团队。 

  这座“故宫”在真故宫中展出了10天左右,网友们纷纷为苏一峻点赞,但也有很多和他玩同款游戏的人把造故宫视为炫技。对苏一峻来说,这更像是一个从小的执念。

  

  他们没法获得故宫内部资料,图书馆也很难找到有关书籍,苏一峻唯一的信息来源就是网络。那段时间他访问最多的网站就是维基百科。输入关键词“故宫”之后,他会把维基百科列出的所有书目逐个对照搜索电子版,然后“把找到的书全部读完”。 

  对他来说,用处最大的是建筑学家梁思成撰写的《清工部〈工程做法则例〉》,因为“清朝所有的建筑样式都是严格遵守这本书所示”。 

  除了外部结构,还有内部陈设。苏一峻根据现存的故宫博物院原状陈列厅和记述清代帝后起居的《清宫述闻》布置宫室的内部陈设。因为慈禧太后寝宫储秀宫在故宫有常规布展,他们就把它当作后妃寝宫的室内陈设模版。 

  最棘手的是故宫有很多未开放区域。为了尽量还原这些区域的面貌,苏一峻只能“蹭”领导人的光。每次有故宫院长接待某国家元首的新闻,他就会把相关视频和图片找来看,由此了解一些未开放区域。 

  比固定建筑更费时的是搭御花园,因为“建筑是精确的,但植物却有自己的姿态”。苏一峻把故宫植物进行盘点分类,发现主要树木就是松树、槐树和柏树。为了尽可能把这些树木的姿态展现出来,他运用了不少绘画技巧中的植物特征,比如在阳光充沛的地方,树冠会更加茂盛。又因为故宫的植物大多生长了上百年,“姿态抑扬顿挫”,他还会参考国画中的树木表现。 

  在整个搭建过程中,故宫乾隆花园和御花园的树木几乎都是苏一峻一人负责,“每一棵树都不可复制”。松树枝干曲折,柏树长得直颜色浅,槐树最舒展。花卉相对于树木而言,很难以方块表现,但苏一峻还是费尽心思在御花园栽上了一棵盛开的海棠树。这是御花园仅有的“满树繁花”。 

  这棵海棠花开在御花园东南角的“绛雪轩”殿前。苏一峻在《清宫述闻》中看到,正是因为皇帝在这里看到庭前海棠花开,花瓣飘落像下雪,才給这座宫殿取名为“绛雪轩”。现在的故宫已经找不到这棵海棠花,苏一峻决定让它一直开在虚拟故宫里。

  他们没法获得故宫内部资料,图书馆也很难找到有关书籍,苏一峻唯一的信息来源就是网络。那段时间他访问最多的网站就是维基百科。输入关键词“故宫”之后,他会把维基百科列出的所有书目逐个对照搜索电子版,然后“把找到的书全部读完”。 

  对他来说,用处最大的是建筑学家梁思成撰写的《清工部〈工程做法则例〉》,因为“清朝所有的建筑样式都是严格遵守这本书所示”。 

  除了外部结构,还有内部陈设。苏一峻根据现存的故宫博物院原状陈列厅和记述清代帝后起居的《清宫述闻》布置宫室的内部陈设。因为慈禧太后寝宫储秀宫在故宫有常规布展,他们就把它当作后妃寝宫的室内陈设模版。 

  最棘手的是故宫有很多未开放区域。为了尽量还原这些区域的面貌,苏一峻只能“蹭”领导人的光。每次有故宫院长接待某国家元首的新闻,他就会把相关视频和图片找来看,由此了解一些未开放区域。 

  比固定建筑更费时的是搭御花园,因为“建筑是精确的,但植物却有自己的姿态”。苏一峻把故宫植物进行盘点分类,发现主要树木就是松树、槐树和柏树。为了尽可能把这些树木的姿态展现出来,他运用了不少绘画技巧中的植物特征,比如在阳光充沛的地方,树冠会更加茂盛。又因为故宫的植物大多生长了上百年,“姿态抑扬顿挫”,他还会参考国画中的树木表现。 

  在整个搭建过程中,故宫乾隆花园和御花园的树木几乎都是苏一峻一人负责,“每一棵树都不可复制”。松树枝干曲折,柏树长得直颜色浅,槐树最舒展。花卉相对于树木而言,很难以方块表现,但苏一峻还是费尽心思在御花园栽上了一棵盛开的海棠树。这是御花园仅有的“满树繁花”。 

  这棵海棠花开在御花园东南角的“绛雪轩”殿前。苏一峻在《清宫述闻》中看到,正是因为皇帝在这里看到庭前海棠花开,花瓣飘落像下雪,才給这座宫殿取名为“绛雪轩”。现在的故宫已经找不到这棵海棠花,苏一峻决定让它一直开在虚拟故宫里。

        2018年1期

  ❤ 健康养生

  年1期

  来源:《家庭百事通》      2018年2期

  ❤开心园地

  <SPAN style="sans-serif: ; BR: center>&nbsp;</P>&#13;&#10;<P align=center>  有朋友惊奇地留言:“天呀,才十个月,这么小就会自己吃香蕉啦?”&nbsp;<BR>  小静回复:“是啊。”&nbsp;<BR>  朋友又好奇地追问:“那她吃到一半又为什么哭?”&nbsp;<BR>  小静回答:“现在天气冷,她衣服穿得厚,但她的胳膊短,吃了一半,她就夠不着了呀!”</SPAN></P> <P align=right>来源:《故事会》&nbsp;&nbsp;&nbsp;&nbsp;&nbsp; 2018年3期</P></SPAN></SPAN></SPAN></DIV></body></html>

  

  ❤开心园地

  <SPAN style="sans-serif: ; BR: center>&nbsp;</P>&#13;&#10;<P align=center>  有朋友惊奇地留言:“天呀,才十个月,这么小就会自己吃香蕉啦?”&nbsp;<BR>  小静回复:“是啊。”&nbsp;<BR>  朋友又好奇地追问:“那她吃到一半又为什么哭?”&nbsp;<BR>  小静回答:“现在天气冷,她衣服穿得厚,但她的胳膊短,吃了一半,她就夠不着了呀!”</SPAN></P> <P align=right>来源:《故事会》&nbsp;&nbsp;&nbsp;&nbsp;&nbsp; 2018年3期</P></SPAN></SPAN></SPAN></DIV></body></html>

  

  来源:《家庭百事通》      2018年2期

  ❤开心园地

  <SPAN style="sans-serif: ; BR: center>&nbsp;</P>&#13;&#10;<P align=center>  有朋友惊奇地留言:“天呀,才十个月,这么小就会自己吃香蕉啦?”&nbsp;<BR>  小静回复:“是啊。”&nbsp;<BR>  朋友又好奇地追问:“那她吃到一半又为什么哭?”&nbsp;<BR>  小静回答:“现在天气冷,她衣服穿得厚,但她的胳膊短,吃了一半,她就夠不着了呀!”</SPAN></P> <P align=right>来源:《故事会》&nbsp;&nbsp;&nbsp;&nbsp;&nbsp; 2018年3期</P></SPAN></SPAN></SPAN></DIV></body></html>

  

  ❤开心园地

  <SPAN style="sans-serif: ; BR: center>&nbsp;</P>&#13;&#10;<P align=center>  有朋友惊奇地留言:“天呀,才十个月,这么小就会自己吃香蕉啦?”&nbsp;<BR>  小静回复:“是啊。”&nbsp;<BR>  朋友又好奇地追问:“那她吃到一半又为什么哭?”&nbsp;<BR>  小静回答:“现在天气冷,她衣服穿得厚,但她的胳膊短,吃了一半,她就夠不着了呀!”</SPAN></P> <P align=right>来源:《故事会》&nbsp;&nbsp;&nbsp;&nbsp;&nbsp; 2018年3期</P></SPAN></SPAN></SPAN></DIV></body></html>

  

  1、幽默笑话                                          P16-P17

  

   2017年12月4日,柬埔寨警方查封了两处聚众斗鸡场所,因為斗鸡往往伴随着明令禁止的赌博活动。 

  不同寻常的是,这些场所的运营者是柬埔寨首相洪森的外甥女婿Thai Phany。围绕当局的腐败丑闻近年来一直不断,警方往往显得毫无作为,因此这次对于首相亲属犯罪的抓捕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 

  但随后就传出一个消息,案件所涉及的92只鸡28日被干丹省初级法院集体判处了“死刑”。 

  如此“重刑”瞬间在网络上引起巨大争议,这些鸡所受到的惩罚显然比真正的犯案人员重得多。据报道,与鸡的命运截然不同,涉案的大部分人在被判了轻微的缓刑后都被快速释放了。 

  “2017年法院年度成就:给92只公鸡判了死刑。”“我倒是想知道养殖这些鸡的人都得到了什么处罚。”人们在社交网络上借此嘲讽面对洪森权势软弱的司法系统。去年洪森兄弟家就曾收到警方关于斗鸡活动的警告。 

  干丹省副警察局长也对这次判决毫不避讳,还透露:“我们把这些鸡处刑后就分给手下的警官们吃了。”丝毫没有理会网上的评议。 

  法院文书里则称,判处死刑是为了“防止类似的罪行再次发生”。  

   社会民生

  

  年1期

    2017年11月27日,在故宫一个偏僻的角落,几个年轻人在这里建起了另一座“故宫”。

  它远看像售楼中心的建筑模型,走近看则像是乐高积木搭成的。无论是梁柱上的彩画还是飞檐走兽,都由一个个小方块堆起来。这是一个3D打印出的故宫模型,建造者是苏一峻和他的团队。 

  它远看像售楼中心的建筑模型,走近看则像是乐高积木搭成的。无论是梁柱上的彩画还是飞檐走兽,都由一个个小方块堆起来。这是一个3D打印出的故宫模型,建造者是苏一峻和他的团队。 

  这座“故宫”在真故宫中展出了10天左右,网友们纷纷为苏一峻点赞,但也有很多和他玩同款游戏的人把造故宫视为炫技。对苏一峻来说,这更像是一个从小的执念。

    2017年11月27日,在故宫一个偏僻的角落,几个年轻人在这里建起了另一座“故宫”。

  它远看像售楼中心的建筑模型,走近看则像是乐高积木搭成的。无论是梁柱上的彩画还是飞檐走兽,都由一个个小方块堆起来。这是一个3D打印出的故宫模型,建造者是苏一峻和他的团队。 

  它远看像售楼中心的建筑模型,走近看则像是乐高积木搭成的。无论是梁柱上的彩画还是飞檐走兽,都由一个个小方块堆起来。这是一个3D打印出的故宫模型,建造者是苏一峻和他的团队。 

  这座“故宫”在真故宫中展出了10天左右,网友们纷纷为苏一峻点赞,但也有很多和他玩同款游戏的人把造故宫视为炫技。对苏一峻来说,这更像是一个从小的执念。

  

  他们没法获得故宫内部资料,图书馆也很难找到有关书籍,苏一峻唯一的信息来源就是网络。那段时间他访问最多的网站就是维基百科。输入关键词“故宫”之后,他会把维基百科列出的所有书目逐个对照搜索电子版,然后“把找到的书全部读完”。 

  对他来说,用处最大的是建筑学家梁思成撰写的《清工部〈工程做法则例〉》,因为“清朝所有的建筑样式都是严格遵守这本书所示”。 

  除了外部结构,还有内部陈设。苏一峻根据现存的故宫博物院原状陈列厅和记述清代帝后起居的《清宫述闻》布置宫室的内部陈设。因为慈禧太后寝宫储秀宫在故宫有常规布展,他们就把它当作后妃寝宫的室内陈设模版。 

  最棘手的是故宫有很多未开放区域。为了尽量还原这些区域的面貌,苏一峻只能“蹭”领导人的光。每次有故宫院长接待某国家元首的新闻,他就会把相关视频和图片找来看,由此了解一些未开放区域。 

  比固定建筑更费时的是搭御花园,因为“建筑是精确的,但植物却有自己的姿态”。苏一峻把故宫植物进行盘点分类,发现主要树木就是松树、槐树和柏树。为了尽可能把这些树木的姿态展现出来,他运用了不少绘画技巧中的植物特征,比如在阳光充沛的地方,树冠会更加茂盛。又因为故宫的植物大多生长了上百年,“姿态抑扬顿挫”,他还会参考国画中的树木表现。 

  在整个搭建过程中,故宫乾隆花园和御花园的树木几乎都是苏一峻一人负责,“每一棵树都不可复制”。松树枝干曲折,柏树长得直颜色浅,槐树最舒展。花卉相对于树木而言,很难以方块表现,但苏一峻还是费尽心思在御花园栽上了一棵盛开的海棠树。这是御花园仅有的“满树繁花”。 

  这棵海棠花开在御花园东南角的“绛雪轩”殿前。苏一峻在《清宫述闻》中看到,正是因为皇帝在这里看到庭前海棠花开,花瓣飘落像下雪,才給这座宫殿取名为“绛雪轩”。现在的故宫已经找不到这棵海棠花,苏一峻决定让它一直开在虚拟故宫里。

  他们没法获得故宫内部资料,图书馆也很难找到有关书籍,苏一峻唯一的信息来源就是网络。那段时间他访问最多的网站就是维基百科。输入关键词“故宫”之后,他会把维基百科列出的所有书目逐个对照搜索电子版,然后“把找到的书全部读完”。 

  对他来说,用处最大的是建筑学家梁思成撰写的《清工部〈工程做法则例〉》,因为“清朝所有的建筑样式都是严格遵守这本书所示”。 

  除了外部结构,还有内部陈设。苏一峻根据现存的故宫博物院原状陈列厅和记述清代帝后起居的《清宫述闻》布置宫室的内部陈设。因为慈禧太后寝宫储秀宫在故宫有常规布展,他们就把它当作后妃寝宫的室内陈设模版。 

  最棘手的是故宫有很多未开放区域。为了尽量还原这些区域的面貌,苏一峻只能“蹭”领导人的光。每次有故宫院长接待某国家元首的新闻,他就会把相关视频和图片找来看,由此了解一些未开放区域。 

  比固定建筑更费时的是搭御花园,因为“建筑是精确的,但植物却有自己的姿态”。苏一峻把故宫植物进行盘点分类,发现主要树木就是松树、槐树和柏树。为了尽可能把这些树木的姿态展现出来,他运用了不少绘画技巧中的植物特征,比如在阳光充沛的地方,树冠会更加茂盛。又因为故宫的植物大多生长了上百年,“姿态抑扬顿挫”,他还会参考国画中的树木表现。 

  在整个搭建过程中,故宫乾隆花园和御花园的树木几乎都是苏一峻一人负责,“每一棵树都不可复制”。松树枝干曲折,柏树长得直颜色浅,槐树最舒展。花卉相对于树木而言,很难以方块表现,但苏一峻还是费尽心思在御花园栽上了一棵盛开的海棠树。这是御花园仅有的“满树繁花”。 

  这棵海棠花开在御花园东南角的“绛雪轩”殿前。苏一峻在《清宫述闻》中看到,正是因为皇帝在这里看到庭前海棠花开,花瓣飘落像下雪,才給这座宫殿取名为“绛雪轩”。现在的故宫已经找不到这棵海棠花,苏一峻决定让它一直开在虚拟故宫里。

        2018年1期

  年1期

    2017年11月27日,在故宫一个偏僻的角落,几个年轻人在这里建起了另一座“故宫”。

  它远看像售楼中心的建筑模型,走近看则像是乐高积木搭成的。无论是梁柱上的彩画还是飞檐走兽,都由一个个小方块堆起来。这是一个3D打印出的故宫模型,建造者是苏一峻和他的团队。 

  它远看像售楼中心的建筑模型,走近看则像是乐高积木搭成的。无论是梁柱上的彩画还是飞檐走兽,都由一个个小方块堆起来。这是一个3D打印出的故宫模型,建造者是苏一峻和他的团队。 

  这座“故宫”在真故宫中展出了10天左右,网友们纷纷为苏一峻点赞,但也有很多和他玩同款游戏的人把造故宫视为炫技。对苏一峻来说,这更像是一个从小的执念。

    2017年11月27日,在故宫一个偏僻的角落,几个年轻人在这里建起了另一座“故宫”。

  它远看像售楼中心的建筑模型,走近看则像是乐高积木搭成的。无论是梁柱上的彩画还是飞檐走兽,都由一个个小方块堆起来。这是一个3D打印出的故宫模型,建造者是苏一峻和他的团队。 

  它远看像售楼中心的建筑模型,走近看则像是乐高积木搭成的。无论是梁柱上的彩画还是飞檐走兽,都由一个个小方块堆起来。这是一个3D打印出的故宫模型,建造者是苏一峻和他的团队。 

  这座“故宫”在真故宫中展出了10天左右,网友们纷纷为苏一峻点赞,但也有很多和他玩同款游戏的人把造故宫视为炫技。对苏一峻来说,这更像是一个从小的执念。

  

  他们没法获得故宫内部资料,图书馆也很难找到有关书籍,苏一峻唯一的信息来源就是网络。那段时间他访问最多的网站就是维基百科。输入关键词“故宫”之后,他会把维基百科列出的所有书目逐个对照搜索电子版,然后“把找到的书全部读完”。 

  对他来说,用处最大的是建筑学家梁思成撰写的《清工部〈工程做法则例〉》,因为“清朝所有的建筑样式都是严格遵守这本书所示”。 

  除了外部结构,还有内部陈设。苏一峻根据现存的故宫博物院原状陈列厅和记述清代帝后起居的《清宫述闻》布置宫室的内部陈设。因为慈禧太后寝宫储秀宫在故宫有常规布展,他们就把它当作后妃寝宫的室内陈设模版。 

  最棘手的是故宫有很多未开放区域。为了尽量还原这些区域的面貌,苏一峻只能“蹭”领导人的光。每次有故宫院长接待某国家元首的新闻,他就会把相关视频和图片找来看,由此了解一些未开放区域。 

  比固定建筑更费时的是搭御花园,因为“建筑是精确的,但植物却有自己的姿态”。苏一峻把故宫植物进行盘点分类,发现主要树木就是松树、槐树和柏树。为了尽可能把这些树木的姿态展现出来,他运用了不少绘画技巧中的植物特征,比如在阳光充沛的地方,树冠会更加茂盛。又因为故宫的植物大多生长了上百年,“姿态抑扬顿挫”,他还会参考国画中的树木表现。 

  在整个搭建过程中,故宫乾隆花园和御花园的树木几乎都是苏一峻一人负责,“每一棵树都不可复制”。松树枝干曲折,柏树长得直颜色浅,槐树最舒展。花卉相对于树木而言,很难以方块表现,但苏一峻还是费尽心思在御花园栽上了一棵盛开的海棠树。这是御花园仅有的“满树繁花”。 

  这棵海棠花开在御花园东南角的“绛雪轩”殿前。苏一峻在《清宫述闻》中看到,正是因为皇帝在这里看到庭前海棠花开,花瓣飘落像下雪,才給这座宫殿取名为“绛雪轩”。现在的故宫已经找不到这棵海棠花,苏一峻决定让它一直开在虚拟故宫里。

  他们没法获得故宫内部资料,图书馆也很难找到有关书籍,苏一峻唯一的信息来源就是网络。那段时间他访问最多的网站就是维基百科。输入关键词“故宫”之后,他会把维基百科列出的所有书目逐个对照搜索电子版,然后“把找到的书全部读完”。 

  对他来说,用处最大的是建筑学家梁思成撰写的《清工部〈工程做法则例〉》,因为“清朝所有的建筑样式都是严格遵守这本书所示”。 

  除了外部结构,还有内部陈设。苏一峻根据现存的故宫博物院原状陈列厅和记述清代帝后起居的《清宫述闻》布置宫室的内部陈设。因为慈禧太后寝宫储秀宫在故宫有常规布展,他们就把它当作后妃寝宫的室内陈设模版。 

  最棘手的是故宫有很多未开放区域。为了尽量还原这些区域的面貌,苏一峻只能“蹭”领导人的光。每次有故宫院长接待某国家元首的新闻,他就会把相关视频和图片找来看,由此了解一些未开放区域。 

  比固定建筑更费时的是搭御花园,因为“建筑是精确的,但植物却有自己的姿态”。苏一峻把故宫植物进行盘点分类,发现主要树木就是松树、槐树和柏树。为了尽可能把这些树木的姿态展现出来,他运用了不少绘画技巧中的植物特征,比如在阳光充沛的地方,树冠会更加茂盛。又因为故宫的植物大多生长了上百年,“姿态抑扬顿挫”,他还会参考国画中的树木表现。 

  在整个搭建过程中,故宫乾隆花园和御花园的树木几乎都是苏一峻一人负责,“每一棵树都不可复制”。松树枝干曲折,柏树长得直颜色浅,槐树最舒展。花卉相对于树木而言,很难以方块表现,但苏一峻还是费尽心思在御花园栽上了一棵盛开的海棠树。这是御花园仅有的“满树繁花”。 

  这棵海棠花开在御花园东南角的“绛雪轩”殿前。苏一峻在《清宫述闻》中看到,正是因为皇帝在这里看到庭前海棠花开,花瓣飘落像下雪,才給这座宫殿取名为“绛雪轩”。现在的故宫已经找不到这棵海棠花,苏一峻决定让它一直开在虚拟故宫里。

        2018年1期

  ❤ 健康养生

  年1期

  来源:《家庭百事通》      2018年2期

  ❤开心园地

  <SPAN style="sans-serif: ; BR: center>&nbsp;</P>&#13;&#10;<P align=center>  有朋友惊奇地留言:“天呀,才十个月,这么小就会自己吃香蕉啦?”&nbsp;<BR>  小静回复:“是啊。”&nbsp;<BR>  朋友又好奇地追问:“那她吃到一半又为什么哭?”&nbsp;<BR>  小静回答:“现在天气冷,她衣服穿得厚,但她的胳膊短,吃了一半,她就夠不着了呀!”</SPAN></P> <P align=right>来源:《故事会》&nbsp;&nbsp;&nbsp;&nbsp;&nbsp; 2018年3期</P></SPAN></SPAN></SPAN></DIV></body></html>

  

  ❤开心园地

  <SPAN style="sans-serif: ; BR: center>&nbsp;</P>&#13;&#10;<P align=center>  有朋友惊奇地留言:“天呀,才十个月,这么小就会自己吃香蕉啦?”&nbsp;<BR>  小静回复:“是啊。”&nbsp;<BR>  朋友又好奇地追问:“那她吃到一半又为什么哭?”&nbsp;<BR>  小静回答:“现在天气冷,她衣服穿得厚,但她的胳膊短,吃了一半,她就夠不着了呀!”</SPAN></P> <P align=right>来源:《故事会》&nbsp;&nbsp;&nbsp;&nbsp;&nbsp; 2018年3期</P></SPAN></SPAN></SPAN></DIV></body></html>

  

  来源:《家庭百事通》      2018年2期

  ❤开心园地

  <SPAN style="sans-serif: ; BR: center>&nbsp;</P>&#13;&#10;<P align=center>  有朋友惊奇地留言:“天呀,才十个月,这么小就会自己吃香蕉啦?”&nbsp;<BR>  小静回复:“是啊。”&nbsp;<BR>  朋友又好奇地追问:“那她吃到一半又为什么哭?”&nbsp;<BR>  小静回答:“现在天气冷,她衣服穿得厚,但她的胳膊短,吃了一半,她就夠不着了呀!”</SPAN></P> <P align=right>来源:《故事会》&nbsp;&nbsp;&nbsp;&nbsp;&nbsp; 2018年3期</P></SPAN></SPAN></SPAN></DIV></body></html>

  

  ❤开心园地

  <SPAN style="sans-serif: ; BR: center>&nbsp;</P>&#13;&#10;<P align=center>  有朋友惊奇地留言:“天呀,才十个月,这么小就会自己吃香蕉啦?”&nbsp;<BR>  小静回复:“是啊。”&nbsp;<BR>  朋友又好奇地追问:“那她吃到一半又为什么哭?”&nbsp;<BR>  小静回答:“现在天气冷,她衣服穿得厚,但她的胳膊短,吃了一半,她就夠不着了呀!”</SPAN></P> <P align=right>来源:《故事会》&nbsp;&nbsp;&nbsp;&nbsp;&nbsp; 2018年3期</P></SPAN></SPAN></SPAN></DIV></body></html>

  

   2017年12月4日,柬埔寨警方查封了两处聚众斗鸡场所,因為斗鸡往往伴随着明令禁止的赌博活动。 

  不同寻常的是,这些场所的运营者是柬埔寨首相洪森的外甥女婿Thai Phany。围绕当局的腐败丑闻近年来一直不断,警方往往显得毫无作为,因此这次对于首相亲属犯罪的抓捕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 

  但随后就传出一个消息,案件所涉及的92只鸡28日被干丹省初级法院集体判处了“死刑”。 

  如此“重刑”瞬间在网络上引起巨大争议,这些鸡所受到的惩罚显然比真正的犯案人员重得多。据报道,与鸡的命运截然不同,涉案的大部分人在被判了轻微的缓刑后都被快速释放了。 

  “2017年法院年度成就:给92只公鸡判了死刑。”“我倒是想知道养殖这些鸡的人都得到了什么处罚。”人们在社交网络上借此嘲讽面对洪森权势软弱的司法系统。去年洪森兄弟家就曾收到警方关于斗鸡活动的警告。 

  干丹省副警察局长也对这次判决毫不避讳,还透露:“我们把这些鸡处刑后就分给手下的警官们吃了。”丝毫没有理会网上的评议。 

  法院文书里则称,判处死刑是为了“防止类似的罪行再次发生”。  

   社会民生

  

  年1期

    2017年11月27日,在故宫一个偏僻的角落,几个年轻人在这里建起了另一座“故宫”。

  它远看像售楼中心的建筑模型,走近看则像是乐高积木搭成的。无论是梁柱上的彩画还是飞檐走兽,都由一个个小方块堆起来。这是一个3D打印出的故宫模型,建造者是苏一峻和他的团队。 

  它远看像售楼中心的建筑模型,走近看则像是乐高积木搭成的。无论是梁柱上的彩画还是飞檐走兽,都由一个个小方块堆起来。这是一个3D打印出的故宫模型,建造者是苏一峻和他的团队。 

  这座“故宫”在真故宫中展出了10天左右,网友们纷纷为苏一峻点赞,但也有很多和他玩同款游戏的人把造故宫视为炫技。对苏一峻来说,这更像是一个从小的执念。

    2017年11月27日,在故宫一个偏僻的角落,几个年轻人在这里建起了另一座“故宫”。

  它远看像售楼中心的建筑模型,走近看则像是乐高积木搭成的。无论是梁柱上的彩画还是飞檐走兽,都由一个个小方块堆起来。这是一个3D打印出的故宫模型,建造者是苏一峻和他的团队。 

  它远看像售楼中心的建筑模型,走近看则像是乐高积木搭成的。无论是梁柱上的彩画还是飞檐走兽,都由一个个小方块堆起来。这是一个3D打印出的故宫模型,建造者是苏一峻和他的团队。 

  这座“故宫”在真故宫中展出了10天左右,网友们纷纷为苏一峻点赞,但也有很多和他玩同款游戏的人把造故宫视为炫技。对苏一峻来说,这更像是一个从小的执念。

  

  他们没法获得故宫内部资料,图书馆也很难找到有关书籍,苏一峻唯一的信息来源就是网络。那段时间他访问最多的网站就是维基百科。输入关键词“故宫”之后,他会把维基百科列出的所有书目逐个对照搜索电子版,然后“把找到的书全部读完”。 

  对他来说,用处最大的是建筑学家梁思成撰写的《清工部〈工程做法则例〉》,因为“清朝所有的建筑样式都是严格遵守这本书所示”。 

  除了外部结构,还有内部陈设。苏一峻根据现存的故宫博物院原状陈列厅和记述清代帝后起居的《清宫述闻》布置宫室的内部陈设。因为慈禧太后寝宫储秀宫在故宫有常规布展,他们就把它当作后妃寝宫的室内陈设模版。 

  最棘手的是故宫有很多未开放区域。为了尽量还原这些区域的面貌,苏一峻只能“蹭”领导人的光。每次有故宫院长接待某国家元首的新闻,他就会把相关视频和图片找来看,由此了解一些未开放区域。 

  比固定建筑更费时的是搭御花园,因为“建筑是精确的,但植物却有自己的姿态”。苏一峻把故宫植物进行盘点分类,发现主要树木就是松树、槐树和柏树。为了尽可能把这些树木的姿态展现出来,他运用了不少绘画技巧中的植物特征,比如在阳光充沛的地方,树冠会更加茂盛。又因为故宫的植物大多生长了上百年,“姿态抑扬顿挫”,他还会参考国画中的树木表现。 

  在整个搭建过程中,故宫乾隆花园和御花园的树木几乎都是苏一峻一人负责,“每一棵树都不可复制”。松树枝干曲折,柏树长得直颜色浅,槐树最舒展。花卉相对于树木而言,很难以方块表现,但苏一峻还是费尽心思在御花园栽上了一棵盛开的海棠树。这是御花园仅有的“满树繁花”。 

  这棵海棠花开在御花园东南角的“绛雪轩”殿前。苏一峻在《清宫述闻》中看到,正是因为皇帝在这里看到庭前海棠花开,花瓣飘落像下雪,才給这座宫殿取名为“绛雪轩”。现在的故宫已经找不到这棵海棠花,苏一峻决定让它一直开在虚拟故宫里。

  他们没法获得故宫内部资料,图书馆也很难找到有关书籍,苏一峻唯一的信息来源就是网络。那段时间他访问最多的网站就是维基百科。输入关键词“故宫”之后,他会把维基百科列出的所有书目逐个对照搜索电子版,然后“把找到的书全部读完”。 

  对他来说,用处最大的是建筑学家梁思成撰写的《清工部〈工程做法则例〉》,因为“清朝所有的建筑样式都是严格遵守这本书所示”。 

  除了外部结构,还有内部陈设。苏一峻根据现存的故宫博物院原状陈列厅和记述清代帝后起居的《清宫述闻》布置宫室的内部陈设。因为慈禧太后寝宫储秀宫在故宫有常规布展,他们就把它当作后妃寝宫的室内陈设模版。 

  最棘手的是故宫有很多未开放区域。为了尽量还原这些区域的面貌,苏一峻只能“蹭”领导人的光。每次有故宫院长接待某国家元首的新闻,他就会把相关视频和图片找来看,由此了解一些未开放区域。 

  比固定建筑更费时的是搭御花园,因为“建筑是精确的,但植物却有自己的姿态”。苏一峻把故宫植物进行盘点分类,发现主要树木就是松树、槐树和柏树。为了尽可能把这些树木的姿态展现出来,他运用了不少绘画技巧中的植物特征,比如在阳光充沛的地方,树冠会更加茂盛。又因为故宫的植物大多生长了上百年,“姿态抑扬顿挫”,他还会参考国画中的树木表现。 

  在整个搭建过程中,故宫乾隆花园和御花园的树木几乎都是苏一峻一人负责,“每一棵树都不可复制”。松树枝干曲折,柏树长得直颜色浅,槐树最舒展。花卉相对于树木而言,很难以方块表现,但苏一峻还是费尽心思在御花园栽上了一棵盛开的海棠树。这是御花园仅有的“满树繁花”。 

  这棵海棠花开在御花园东南角的“绛雪轩”殿前。苏一峻在《清宫述闻》中看到,正是因为皇帝在这里看到庭前海棠花开,花瓣飘落像下雪,才給这座宫殿取名为“绛雪轩”。现在的故宫已经找不到这棵海棠花,苏一峻决定让它一直开在虚拟故宫里。

        2018年1期

  年1期

    2017年11月27日,在故宫一个偏僻的角落,几个年轻人在这里建起了另一座“故宫”。

  它远看像售楼中心的建筑模型,走近看则像是乐高积木搭成的。无论是梁柱上的彩画还是飞檐走兽,都由一个个小方块堆起来。这是一个3D打印出的故宫模型,建造者是苏一峻和他的团队。 

  它远看像售楼中心的建筑模型,走近看则像是乐高积木搭成的。无论是梁柱上的彩画还是飞檐走兽,都由一个个小方块堆起来。这是一个3D打印出的故宫模型,建造者是苏一峻和他的团队。 

  这座“故宫”在真故宫中展出了10天左右,网友们纷纷为苏一峻点赞,但也有很多和他玩同款游戏的人把造故宫视为炫技。对苏一峻来说,这更像是一个从小的执念。

    2017年11月27日,在故宫一个偏僻的角落,几个年轻人在这里建起了另一座“故宫”。

  它远看像售楼中心的建筑模型,走近看则像是乐高积木搭成的。无论是梁柱上的彩画还是飞檐走兽,都由一个个小方块堆起来。这是一个3D打印出的故宫模型,建造者是苏一峻和他的团队。 

  它远看像售楼中心的建筑模型,走近看则像是乐高积木搭成的。无论是梁柱上的彩画还是飞檐走兽,都由一个个小方块堆起来。这是一个3D打印出的故宫模型,建造者是苏一峻和他的团队。 

  这座“故宫”在真故宫中展出了10天左右,网友们纷纷为苏一峻点赞,但也有很多和他玩同款游戏的人把造故宫视为炫技。对苏一峻来说,这更像是一个从小的执念。

  

  他们没法获得故宫内部资料,图书馆也很难找到有关书籍,苏一峻唯一的信息来源就是网络。那段时间他访问最多的网站就是维基百科。输入关键词“故宫”之后,他会把维基百科列出的所有书目逐个对照搜索电子版,然后“把找到的书全部读完”。 

  对他来说,用处最大的是建筑学家梁思成撰写的《清工部〈工程做法则例〉》,因为“清朝所有的建筑样式都是严格遵守这本书所示”。 

  除了外部结构,还有内部陈设。苏一峻根据现存的故宫博物院原状陈列厅和记述清代帝后起居的《清宫述闻》布置宫室的内部陈设。因为慈禧太后寝宫储秀宫在故宫有常规布展,他们就把它当作后妃寝宫的室内陈设模版。 

  最棘手的是故宫有很多未开放区域。为了尽量还原这些区域的面貌,苏一峻只能“蹭”领导人的光。每次有故宫院长接待某国家元首的新闻,他就会把相关视频和图片找来看,由此了解一些未开放区域。 

  比固定建筑更费时的是搭御花园,因为“建筑是精确的,但植物却有自己的姿态”。苏一峻把故宫植物进行盘点分类,发现主要树木就是松树、槐树和柏树。为了尽可能把这些树木的姿态展现出来,他运用了不少绘画技巧中的植物特征,比如在阳光充沛的地方,树冠会更加茂盛。又因为故宫的植物大多生长了上百年,“姿态抑扬顿挫”,他还会参考国画中的树木表现。 

  在整个搭建过程中,故宫乾隆花园和御花园的树木几乎都是苏一峻一人负责,“每一棵树都不可复制”。松树枝干曲折,柏树长得直颜色浅,槐树最舒展。花卉相对于树木而言,很难以方块表现,但苏一峻还是费尽心思在御花园栽上了一棵盛开的海棠树。这是御花园仅有的“满树繁花”。 

  这棵海棠花开在御花园东南角的“绛雪轩”殿前。苏一峻在《清宫述闻》中看到,正是因为皇帝在这里看到庭前海棠花开,花瓣飘落像下雪,才給这座宫殿取名为“绛雪轩”。现在的故宫已经找不到这棵海棠花,苏一峻决定让它一直开在虚拟故宫里。

  他们没法获得故宫内部资料,图书馆也很难找到有关书籍,苏一峻唯一的信息来源就是网络。那段时间他访问最多的网站就是维基百科。输入关键词“故宫”之后,他会把维基百科列出的所有书目逐个对照搜索电子版,然后“把找到的书全部读完”。 

  对他来说,用处最大的是建筑学家梁思成撰写的《清工部〈工程做法则例〉》,因为“清朝所有的建筑样式都是严格遵守这本书所示”。 

  除了外部结构,还有内部陈设。苏一峻根据现存的故宫博物院原状陈列厅和记述清代帝后起居的《清宫述闻》布置宫室的内部陈设。因为慈禧太后寝宫储秀宫在故宫有常规布展,他们就把它当作后妃寝宫的室内陈设模版。 

  最棘手的是故宫有很多未开放区域。为了尽量还原这些区域的面貌,苏一峻只能“蹭”领导人的光。每次有故宫院长接待某国家元首的新闻,他就会把相关视频和图片找来看,由此了解一些未开放区域。 

  比固定建筑更费时的是搭御花园,因为“建筑是精确的,但植物却有自己的姿态”。苏一峻把故宫植物进行盘点分类,发现主要树木就是松树、槐树和柏树。为了尽可能把这些树木的姿态展现出来,他运用了不少绘画技巧中的植物特征,比如在阳光充沛的地方,树冠会更加茂盛。又因为故宫的植物大多生长了上百年,“姿态抑扬顿挫”,他还会参考国画中的树木表现。 

  在整个搭建过程中,故宫乾隆花园和御花园的树木几乎都是苏一峻一人负责,“每一棵树都不可复制”。松树枝干曲折,柏树长得直颜色浅,槐树最舒展。花卉相对于树木而言,很难以方块表现,但苏一峻还是费尽心思在御花园栽上了一棵盛开的海棠树。这是御花园仅有的“满树繁花”。 

  这棵海棠花开在御花园东南角的“绛雪轩”殿前。苏一峻在《清宫述闻》中看到,正是因为皇帝在这里看到庭前海棠花开,花瓣飘落像下雪,才給这座宫殿取名为“绛雪轩”。现在的故宫已经找不到这棵海棠花,苏一峻决定让它一直开在虚拟故宫里。

        2018年1期

  ❤ 健康养生

  年1期

  来源:《家庭百事通》      2018年2期

  ❤开心园地

  <SPAN style="sans-serif: ; BR: center>&nbsp;</P>&#13;&#10;<P align=center>  有朋友惊奇地留言:“天呀,才十个月,这么小就会自己吃香蕉啦?”&nbsp;<BR>  小静回复:“是啊。”&nbsp;<BR>  朋友又好奇地追问:“那她吃到一半又为什么哭?”&nbsp;<BR>  小静回答:“现在天气冷,她衣服穿得厚,但她的胳膊短,吃了一半,她就夠不着了呀!”</SPAN></P> <P align=right>来源:《故事会》&nbsp;&nbsp;&nbsp;&nbsp;&nbsp; 2018年3期</P></SPAN></SPAN></SPAN></DIV></body></html>

  

  ❤开心园地

  <SPAN style="sans-serif: ; BR: center>&nbsp;</P>&#13;&#10;<P align=center>  有朋友惊奇地留言:“天呀,才十个月,这么小就会自己吃香蕉啦?”&nbsp;<BR>  小静回复:“是啊。”&nbsp;<BR>  朋友又好奇地追问:“那她吃到一半又为什么哭?”&nbsp;<BR>  小静回答:“现在天气冷,她衣服穿得厚,但她的胳膊短,吃了一半,她就夠不着了呀!”</SPAN></P> <P align=right>来源:《故事会》&nbsp;&nbsp;&nbsp;&nbsp;&nbsp; 2018年3期</P></SPAN></SPAN></SPAN></DIV></body></html>

  

  来源:《家庭百事通》      2018年2期

  ❤开心园地

  <SPAN style="sans-serif: ; BR: center>&nbsp;</P>&#13;&#10;<P align=center>  有朋友惊奇地留言:“天呀,才十个月,这么小就会自己吃香蕉啦?”&nbsp;<BR>  小静回复:“是啊。”&nbsp;<BR>  朋友又好奇地追问:“那她吃到一半又为什么哭?”&nbsp;<BR>  小静回答:“现在天气冷,她衣服穿得厚,但她的胳膊短,吃了一半,她就夠不着了呀!”</SPAN></P> <P align=right>来源:《故事会》&nbsp;&nbsp;&nbsp;&nbsp;&nbsp; 2018年3期</P></SPAN></SPAN></SPAN></DIV></body></html>

  

  ❤开心园地

  <SPAN style="sans-serif: ; BR: center>&nbsp;</P>&#13;&#10;<P align=center>  有朋友惊奇地留言:“天呀,才十个月,这么小就会自己吃香蕉啦?”&nbsp;<BR>  小静回复:“是啊。”&nbsp;<BR>  朋友又好奇地追问:“那她吃到一半又为什么哭?”&nbsp;<BR>  小静回答:“现在天气冷,她衣服穿得厚,但她的胳膊短,吃了一半,她就夠不着了呀!”</SPAN></P> <P align=right>来源:《故事会》&nbsp;&nbsp;&nbsp;&nbsp;&nbsp; 2018年3期</P></SPAN></SPAN></SPAN></DIV></body></html>

  

主办单位:北京市东城区第一图书馆  京ICP备13017208号  京公安网备:110101000538号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交道口东大街85号 邮编:100007 联系电话:64051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