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东城区图书馆
  • 首页 关于东图 参考咨询 专题文献 互动专栏 网上展览 图书频道 基层服务 服务指南 联系我们
东图简介 愿景使命 发展规划 东图动态 大事记 媒体报道 建馆60年
东华流韵 科举辑萃 创意之家 文化工程
诵读经典 馆员天地 信息服务 少儿频道
读书频道 获奖图书 新书上架 请读书目
合作分馆 街道图书馆 自助图书馆 赠书芳名录
服务解答 办证指南 交通指南
联系方式 留言本
设为首页
开馆时间
北馆(交道口)
周二至周日:09:00---17:00
角楼图书馆
周二至周日:10:00---17:00
周一全天闭馆
列表
服务解答 办证指南 办证指南 交通指南
交通指南 厅室简介 厅室简介 入馆须知
热区
政府信息公开
列表首都之窗政府信息公开
列表首都图书馆政府信息公开
列表北京市政府信息公开...
列表数字东城政府信息公开
热区
网站链接
列表全国文化信息共享工程
列表北京文化信息共享工程
列表数字图书馆推广工程
列表首都图书馆公共文化云
列表首都图书馆
列表中国国家图书馆
热区
赠书芳名录
列表图书捐赠倡议书
列表文献捐赠协议
列表赠书去向(1998-20...
列表个人赠书目录(199...
知识信息 首页 > 互动专栏 > 信息服务 > 知识信息
2022年第1期
发布日期:2021-12-18  阅读数量:

  知识与信息

  2022年第1期

  一. 话 题

  有为有不为

  二.悦 读

  木匠,还是园丁

  三.点 滴

  植物之间如何“交流”

  早睡早起 不易抑郁

  有为有不为

  作者:季羡林

  为,就是“做”。应该做的事,必须去做,这就是“有为”。不应该做的事必不能做,这就是“有不为”。

  在这里,关键是“应该”二字。什么叫“应该”呢?这有点像仁义的“义”字。韩愈给“义”字下的定义是“行而宜之之谓义”。“义”就是“宜”,而“宜”就是“合适”,也就是“应该”,但问题仍然没有解决。要想从哲学上,从伦理学上,说清楚这个问题,恐怕要写上一篇长篇论文,甚至一部大书。我没有这个能力,也认为根本无此必要。我觉得,只要诉诸一般人都能够有的良知良能,就能分辨清是非善恶了,就能知道什么事应该做,什么事不应该做了。

  中国古人说:“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可见善恶是有大小之别的,应该不应该也是有大小之别的,并不是都在一个水平上。什么叫大、什么叫小呢?这里也用不着繁琐的论证,只需动一动脑筋,睁开眼睛看一看社会,也就够了。

  小恶、小善,在日常生活中随时可见。比如,在公共汽车上给老人和病人让座。能让,算是小善;不能让,也只能算是小恶,够不上大逆不道。然而,从那些一看到有老人或病人上车就立即装出闭目养神的样子的人身上,不也能由小见大看出了社会道德的水平吗?

  至于大善大恶,目前社会中也可以看到,但在历史上却看得更清楚。比如宋代的文天祥。他为元军所虏,如果他想活下去,屈膝投敌就行了,不但能活,而且还能有大官做,最多是在身后被列入“贰臣传”,“身后是非谁管得”,管那么多干吗呀。然而他却高赋《正气歌》,从容就义,留下英名万古传,至今还在激励着我们的爱国热情。

  通过上面举的一个小恶的例子和一个大善的例子,我们大概对大小善和大小恶能够得到一个笼统的概念了。凡是对国家有利、对人民有利、对人类发展前途有利的事情就是大善,反之就是大恶。凡是对处理人际关系有利,对保持社会安定团结有利的事情可以称之为小善,反之就是小恶。大小之间有时难以区别,这只不过是一个大体的轮廓而已。

  大小善和大小恶有时候是有联系的。俗话说:“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拿眼前常常提到的贪污行为而论,往往是先贪污少量的财物,心里还有点打鼓。但是,一旦得逞,尝到甜头,又没被人发现,于是胆子越来越大,贪污的数量也越来越多,终至于一发而不可收,最后受到法律的制裁,悔之晚矣。也有个别的识时务者,迷途知返,就是所谓浪子回头者,然而难矣哉!

  我的希望很简单,我希望每个人都能有为有不为。一旦“为”错了,就毅然回头。

  来源:人民文学出版社《再谈人生》

  木匠,还是园丁

  “好孩子”的危险

  在我的童年时代,成人世界关于“好孩子”的标准只有三个:第一,成绩好;第二,听话;第三,不谈恋爱。

  英国心理学家唐纳德•伍兹•温尼科特认为,一个孩子要想长大并发现自身本性中最深刻的部分,他的人生中必须有一个人能够接纳他所有的攻击性而仍然爱他。“童年的意义就在于能表达很多坏的情绪而不至于有什么恶果和报应。”所以,温尼科特很怕“好孩子”,因为他们做一切大人认为他们应该做的事情,而这恰恰是问题所在——他们的“好”是一种必要,而非选择。

  温尼科特欣赏,甚至为那些会对父母尖叫、从他们钱包里偷钱的青春期少年辩护。他认为,这些“问题行为”其实是一个孩子被好好爱过的证据。正因为被好好爱过,所以他才敢于如此挑战成人世界。他认为,这样的破坏对一个孩子来说有着重要意义。如果父母无法容忍这种破坏,过早或过严地要求孩子顺从,会导致一个“虚假自我”出现——对外顺从,表面上很好,却压抑了自己的重要本能,无法平衡社会性与破坏性,无法产生真正的慷慨或爱,因为他不曾被允许充分探索自私与恨。

  在他看来,那些没有创造性、沉闷乏味的成年人,基本上都是在童年时期未曾被容许表现得像个真正的孩子,有孩子的一切不良情绪,包括嫉妒、贪婪、自私,但仍然被接纳、被爱的人。

  至少在我的记忆里,我18岁以前的人生几乎完全是按照父母的意愿活着的,很少会自由地选择什么,因此也不会对自己负责任。

  过度升级的“保护”

  20年过去了,我们关于“好孩子”的模型有了多大的变化呢?我们仍然对成绩有偏执,尽管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就孩子的成长而言,个性的塑造远比认知的提高重要。

  越来越多的父母意识到,顺从并不是一种好的品质。顺从的孩子无法自己思考,更容易受到同侪压力的影响,也容易被有歹意的成年人虐待。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在“安全”的名义下,今天的父母对孩子日常生活的监控、束缚与隔离,比起过去有过之而无不及。

  人生就是一个接一个的难题。一个稚弱的孩子,如何长成一个健康、独立、有担当的成年人,不是通过清除他成长过程中的一切障碍、挫折与痛苦,而是帮助他学会自己应对这些问题。就像身体的免疫系统,你得暴露在病原体之中,否则你的身体不知道如何应对病菌的攻击。从心理上来说,也是一样,孩子需要暴露在适当的不适、失败与挣扎中,才能学会应对这些挫折,才能激发他们自我应对的“抗逆力”。

  几年前的《大西洋月刊》上有一篇长文《如何让你的孩子长成一个心理病人》,作者是一位从业多年的心理咨询师,她在她的来访者中发现一个奇怪的群体,他们明明有着十分幸福的童年,成年后却觉得迷惘失落,有深深的空虚感。

  最后,这位心理咨询师将病因指向父母的“过度保护”,对于子女“幸福”的偏执性追求,他们尽一切努力不让自己的孩子體验到哪怕一点点不适、焦虑或者失望。这些孩子长大之后,哪怕遭遇人生中再正常不过的挫折与失望,也会有天塌下来一般的挫败感。

  木匠,还是园丁

  那么,我们到底应该怎样爱我们的孩子?多少爱、什么样的爱才是恰当的?父母的爱与孩子的自由之间,父母的保护与孩子的自主性之间,应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在《园丁与木匠》一书中,艾莉森•高普尼克——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发展心理学教授给出了一个很好的答案。

  她认为,过去半个多世纪以来,美国的主流媒体呈现的亲子关系是一种典型的木匠思维。木匠是什么?木匠是一种工作,是根据我的想法、我的品位、我的技术、我的蓝图,制造出一张桌子、一把椅子,或者一个书架。无论你的成品是桌子、椅子还是书架,它的优劣可以用来判断木匠的好坏。主流媒体鼓吹的“育儿”也一样——你有一个原材料,那就是你的孩子,只要你足够努力,技术和专业过硬,你的作品就会是一个聪明、成功、幸福的大人。在她的实验室里,最前沿的科学研究所呈现的亲子关系却是另外一幅图像——一个关于园丁照顾花园的画面。

  如果你是一个园丁,你就会知道,尽管你可能在花园里忙了一天,汗流浃背,就像那些一天下来觉得自己累得跟行尸走肉一样的父母,但那些花花草草没有一个地方是按你原来的心意长出来的。“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为什么会这样?这里面其实有很深刻的原因。因为园丁在种东西的时候,不是想着要种出最大的西红柿,或者最美的兰花。他创造的是一个生态系统,各种植物可以在里面共同生长,只要你保证土壤肥沃、空间安全,花花草草就能以各种你预料不到的方式自行应对环境的变化。就应对变化而言,花园比西红柿大棚或者兰花温室灵活得多。

  高普尼克认为,从进化生物学的角度来说,这就是人类童年的全部意义所在——创造和保护这种生态系统。在这个生态系统里,各种新奇的、怪异的、有趣的、难以预测的变化都可能发生,孩子可以自由探索应对的方法,等他们长大以后,每一代人能做上一代人预料不到的事情。

  所以,为人父母,不是工作,不是木匠做桌子;为人父母,是园丁种花,其本质是爱。这种爱没有目标,没有蓝图,但它确实有一个目的。这个目的不是去改变我们爱的孩子,而是为他们提供成长所需要的安全、温暖、自由的环境,或者说,一座“花园”。在这座花园里,一个生命层层绽放,最终他会找到属于自己的那条路(即使那条路不是我们会为自己选择的),他会塑造自己的命运,他会成为独一无二的自己。

  来源:读者 2021年23期

  植物之间如何“交流”

  看上去“安靜生长”的植物,在看不见的地下世界里却有丰富多彩的“交流”活动。一项由中、德、英三国学者共同参与的最新研究发现,相邻植物可以通过根部释放的化学物质互相“对话”。这种由化学物质主导的“交流”,可以改变植物生长的微环境,调节养分供给,甚至影响产量。

  据领导这一研究的中科院南京土壤研究所研究员孙波介绍,植物根系从土壤中汲取生长所需的养分,同时也释放化学物质。这些化学物质改变了原本土壤里的水、气、生物等微环境,这些改变很可能对周围其他植物也造成影响。此次,科研团队选取了中国南方耕地经常相邻种植的花生和木薯,来具体研究植物问的化学信号怎样相互影响。

  研究人员发现,木薯根部会向土壤中释放出一系列液态和气态的氰化物,邻近的花生感知到这些物质,会相应释放出气态分子乙烯。在乙烯影响下,花生植株会主动缩减地上部分的繁茂程度,优先保证果实的养分供给。同时,乙烯还能作为“召集信号”,聚集土壤中的有益微生物到花生根部,提高氮、磷等有效养分的吸收率,以进一步提高花生果实的饱满程度和产量。

  这项研究告诉我们,植物根部释放的化学物质,或许是不同植物间“交流对话”的关键。搞清这些“化学对话”如何进行,就有机会解开更多植物的“生长密码”,帮助人类更加科学有效地种植农作物。

  来源:奥秘      2021年11期

  早睡早起 不易抑郁

  抑郁症是一种常见的精神疾病,影响着全球2.64亿人。近来,一项新研究显示,对于习惯晚睡的人而言,如果能将就寝时间提前1小时,就可以将罹患抑郁症的风险降低23%。科学家认为,早起的人在白天受到更多的光照,会影响激素分泌,从而改善情绪。如果你想养成早睡早起的习惯,不妨试试走路或骑车上班或上学,到了晚上则调暗电子设备,以保证白天有足够时间暴露在明亮环境中,而夜晚则尽量少受光照,从而对生物钟进行正向调节。

  来源:大自然探索   2021年10期

主办单位:北京市东城区图书馆  京ICP备13017208号-1  京公安网备:11010102005489号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交道口东大街85号 邮编:100007 联系电话:64051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