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东城区图书馆
  • 首页 关于东图 参考咨询 专题文献 互动专栏 网上展览 图书频道 基层服务 服务指南 联系我们
东图简介 愿景使命 发展规划 东图动态 大事记 媒体报道 建馆60年
东华流韵 科举辑萃 创意之家 文化工程
诵读经典 馆员天地 信息服务 少儿频道
读书频道 获奖图书 新书上架 请读书目
合作分馆 街道图书馆 自助图书馆 赠书芳名录
服务解答 办证指南 交通指南
联系方式 留言本
设为首页
开馆时间
北馆(交道口)
周二至周日:09:00---17:00
角楼图书馆
周二至周日:10:00---17:00
周一全天闭馆
列表
服务解答 办证指南 办证指南 交通指南
交通指南 厅室简介 厅室简介 入馆须知
热区
政府信息公开
列表首都之窗政府信息公开
列表首都图书馆政府信息公开
列表北京市政府信息公开...
列表数字东城政府信息公开
热区
网站链接
列表全国文化信息共享工程
列表北京文化信息共享工程
列表数字图书馆推广工程
列表首都图书馆公共文化云
列表首都图书馆
列表中国国家图书馆
热区
赠书芳名录
列表图书捐赠倡议书
列表文献捐赠协议
列表赠书去向(1998-20...
列表个人赠书目录(199...
知识信息 首页 > 互动专栏 > 信息服务 > 知识信息
2022年第4期
发布日期:2022-08-05  阅读数量:

知识与信息

2022年第4期

  一. 话 题

  “隐形”的善良和“隔空”的感恩

  二.悦 读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

  丑角的“通知”

  三.点 滴

  “堂”的由来

  “隐形”的善良和“隔空”的感恩

  最近,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简称“西电”)的203名学生突然发现,自己的饭卡里“凭空”多出了720元餐费,大家很诧异,不知道钱从何而来。经过查询,原来,这是学校通过大数据分析学生2018年度在校刷饭卡的记录,给“每月在食堂吃饭60次以上、每天吃饭花销低于平均值8块钱”的学生发放的一笔“特殊助学金”。按照每天6元的补助标准,一学期四个月共720元的餐补就这样“悄无声息”打进了203名学生的饭卡中。

  该事经媒体报道后,立即引发了千万网友的关注和热议,“大爱”“温暖”“感动”“大格局”等溢美之词不绝于耳。其中,点赞量最高的一条评论是这样的:“这种‘隐形’的善良,不仅把学校的资助和爱心‘润物细无声’般送到需要帮助的同学手中,而且保护了学生的隱私和自尊,让他们没有心理负担,这才是真正以人为本的好大学!”

  面对需要帮助的学生,没有居高临下的姿态,没有傲慢与轻视,更没有施舍与恩惠,有的只是对人性的关怀,对生命的珍视,对每一个生活艰难却依旧不放弃梦想的学生的尊重。这种于细微之处所流露出的“隐形善良”,不仅是对“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做出的最生动诠释,也是一所优秀大学应该秉持的价值观和追求的精神气象。而正是母校这种“默默无闻”的真情关爱与人文关怀,让西电的学子们毕业后不仅脚踏实地,求真务实,更懂得感恩和责任,热衷于公益事业,为母校赢得了交口称赞的社会声誉。

  提起电影《流浪地球》,想必大家都不陌生。很多细心的观众发现,电影结束后屏幕上会突然出现一行字:“鸣谢刘德华先生!”刘德华既不是投资方,也没有参演,为什么要“隔空”感谢他呢?

  原来,最初《流浪地球》的原著版权在导(人生屋www.rensheng5.com,转载请保留.)演宁浩手里。当宁浩发现自己并不适合拍摄这种视效电影时,他没有囤积居奇,而是豪爽地将电影版权交到了年轻导演郭帆手里。但郭帆的拍摄并不顺利,很快就出现了严重的资金问题。当时,宁浩为了帮《流浪地球》剧组省钱,毅然把拍摄场地和剧组服装借给了郭帆,甚至友情客串了一个角色,这才保证了电影的顺利完成。可以说,宁浩是《流浪地球》的“大救星”!可是,这和刘德华又有什么关系呢?

  时间要追溯到2005年。那时,宁浩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导演,他拿着一部自己写的电影剧本,四处求爷爷告奶奶,却得不到任何投资人的赏识。这时,他听说有人启动了一个叫“亚洲新星导”的项目,愿意个人出资2500万,资助七位新锐导演,宁浩决定去碰碰运气。

  哪知,那人看过宁浩写的剧本后,非常感兴趣,立即给了他300万资金。宁浩拿着这笔钱,拍出了让他“一战成名”的电影《疯狂的石头》。这个投资人,就是刘德华。

  宁浩心怀感恩,功成名就后,发起了扶持新人导演的“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主动去提携郭帆、文牧野等后辈,才成就了《流浪地球》《我不是药神》等影响中国电影行业的佳片。

  在气象学上,有一个著名理论叫“蝴蝶效应”,这个世界的因果关系就像一根奇妙有趣的链条,如果受资助的203名学生毕业后将善良的种子播撒,《流浪地球》推动了中国科幻电影的进步,那最初扇动翅膀的蝴蝶,正是西电默默的“人文关爱”和刘德华当初的“无私慷慨”。

  是的,任何时候,我们都要心存善良,心怀感恩。这个世界是不完美的,生活也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美好,但只要保持着善良和初心,这个世界终将会与我们温暖相拥!

  来源:《读者》2022.7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

  我见青山多妩媚

  凡是過往,皆为序章。这句话出自英国著名戏剧家莎士比亚的剧作《暴风雨》的第二幕第一场,原文是“What’s past is prologue”。大意是:以往的一切都只是个开场的引子,以后的正文该由我们来干一番。

  我国著名翻译家朱生豪先生曾将“What’s past is prologue”译作“以往的一切都只是个开场的引子”。而在著名散文家梁实秋先生的译本中,这句话则被译作“以往的只算得是序幕”。

  不管怎么翻译,我们都可以通俗地理解为:过去的一切只是为我们今后大展宏图翻开了一个序言,更美好的事情还在后面呢。

  “序章”是写在文章前面的话,不是正文,也不是文章重要的部分。我们可以这样理解:已经发生的事情,都已经成为过去,没有必要再沉溺其中,要把握当下,面对未来才好。

  因此,“凡是过往,皆为序章”是一种对过去轻描淡写的意味。

  纵观文艺复兴时期的莎士比亚在发出“凡是过往,皆为序章”的感慨后,也曾说“明智的人决不坐下来为失败而哀号,他们一定乐观地寻找办法来加以挽救”;唐代的文人雅士王勃在抒发“东隅已逝,桑榆非晚”时,魏晋的陶渊明在《归去来兮辞》中早就曾咏叹:“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

  所有过往,皆是经历,所有相遇,皆有意义。弯道也是一种风景。

  来源:《意林》2022-3

  丑角的“通知”

  鲁迅先生《准风月谈》中有一篇文章《帮闲法发隐》,开篇便提到了丹麦文学家索伦·克尔凯郭尔《忧愁的哲理》里的一段话:“戏场里失了火。丑角站在戏台前,来通知了看客。大家以为这是丑角的笑话,喝彩了。丑角又通知说是火灾。但大家越加哄笑,喝彩了。”

  戏台失火是大事,丑角的通知也是如此正式而且十万火急。戏台下的看客们却将其当作丑角的表演,只管哄笑,甚至喝彩。大火是否蔓延,看客是否有死伤,不得而知,文章也没有了下文。

  我的思想却没有就此停止:丑角的“通知”何以如此不堪,如此正式且紧迫的通知何以成了一场闹剧?

  丑角是一种舞台上的角色。舞台上的丑角们隐藏起真实的身份,以亦真亦假的错位审美表演博得观众的掌声。但当舞台上出现燃起的大火这一真实场景时,人们不信丑角的“真话”,仍然将其以舞台上丑角的身份对待,这就不仅是看客们的悲哀,同时也是丑角的悲哀了。

  “丑角”是中国戏剧的一种程序化的角色行当,一般扮演插科打诨比较滑稽的角色。在人们眼中,舞台上丑角的言行当不得真:话要反过来听,事要反过来看。丑角一旦从舞台走入生活,真话常常被当成“笑话”。这还真就应了鲁迅的那句话:假面具戴久了,就会长到脸上,要想揭下来,除非伤筋动骨扒皮。

  丑角表演是一种舞台艺术,然而我们却经常在生活中看到丑角的影子,比如某些为官者。他们习惯于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真真假假,长袖善舞,热衷于表演,擅长的角色是“两面人”:嘴上说实事求是,但扶贫工作“刷白墙”;天天喊忠诚担当,但见到问题就绕着走,玩“太极功夫”倒是炉火纯青;台前轰轰烈烈,台下“默默无闻”;会上表态慷慨激昂,私下传播小道消息惟妙惟肖。人们看惯了他们的表演,久而久之,便出现了“丑角”的效果:他们在台上即便喊破了嗓子,群眾也把他们当成“丑角”,不信之。

  现代管理学之父彼得·德鲁克说:“领导者唯一的定义,是有追随的人。”如何让人们追随?靠目标、靠制度、靠体制,更核心的东西是靠领导者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和地位。恩格斯在《论权威》里说,权威不等于权力。权威的正当性在于人们内心的认可和自愿服从。《论语》说得更直白:“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一个有号召力的领导者,重要的是有着非凡的人格魅力,人们相信并愿意“追随”。

  真实,才是最有力量的存在。一个领导者应当敢于直面民众,直面自己,把一个真实的自己交给群众。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人,背后一定有着坚定的信念、做事的本领、良好的品德。此时,群众才不会心存芥蒂,才不会战战兢兢,你说的话才有人信服,群众才会跟着你一起共赴艰难。热衷于表演,迟早会被人看穿,最终失去群众基础。没有了群众,你还给谁当领导?

  领导,说到底,是一项道德事业,品德是领导者权威的唯一来源。索伦·克尔凯郭尔担心“人世是要完结在当作笑话的开心的人们的欢迎之中”,我想到的是,克尔凯郭尔笔下丑角的“通知”可以给为官者上一堂课:如何让自己的号召不至于变成一场看客们的笑话?

  来源:《杂文选刊》2022.7

  “堂”的由来

  “堂”——凡是历史悠久的中药店都称作“堂”,这个典故为何而来呢?它与名医张仲景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张仲景医术高明,深受百姓爱戴。汉献帝建安中期,他被调任长沙太守,当时正值疫病流行,百姓病亡无数,此情此景令张仲景十分痛心,但当时朝廷有“太守不得擅進民宅”的规定,无奈之下他想出了一个办法,在公堂上挂起一幅“张仲景坐堂行医”的帘子,案毕即为百姓看病。张仲景首创了名医坐大堂的先例,并被传为千古佳话。

  后来,人们为纪念这位医圣,学习他的高尚品德,就沿用这个名称,把药店称为“堂”,把应诊医生称为“坐堂医生”,意为像张仲景那样不计名利地救死扶伤。

  来源:《保健与生活》2022.14

主办单位:北京市东城区图书馆  京ICP备13017208号-1  京公安网备:11010102005489号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交道口东大街85号 邮编:100007 联系电话:64051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