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华流韵
背景图
背景图
首页 动态 胜迹 胡同 四合院 名人 展览 老字号 图书 论文 传说 非遗 视频 今日东城
背景图
 
 您的位置:首页 >> 专题文献 >> 东华流韵 >> 动态
背景图
大门巷 汽车班有个 “尾巴长”
发表时间:2010-01-19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蒋繁祐
 【字号

 

    

民国时期的北平地图

   

  61年前的1月,古都北平迎来了新生。家住复兴门城墙内大门巷的蒋繁先生,亲历了旧北平与新北京的变迁,因此,对北京和平解放前后的日子有着一段特别的记忆——

  1948年我上小学二年级时,我家搬到了原西城区大门巷,我在这条胡同生活达36年。大门巷可以说是北京多如牛毛的小胡同之一,现在已不复存在,1986年这里的居民全部搬迁,建成了现在的中国人民银行。原先的大门巷东面是北闹市口,北面紧靠成方街,西面与复兴门相邻,南口为卧佛寺街(1957年扩建为复兴门内大街)。这条小胡同院落不多,住户较少,胡同内各家彼此间都很熟悉。因为我住的是外祖母的家,所以见年长的老人按辈分多称呼老爷、姥姥,年轻些的便叫舅舅和姨,邻里之间相处得很和睦。

  大门巷地处复兴门内,1948年北京和平解放前夕,北平城里是傅作义的军队把守,城外围城的是解放军。我们住的胡同紧邻复兴门,在城门紧闭的复兴门内,经常听到枪炮声。那时,各家门窗上的玻璃都用纸条粘成“米”字形,以防炮声震碎玻璃。每到晚上门窗就挂上被子,以便挡住屋内的光线,说是怕飞机轰炸。一到天快亮时,就会听到街门外的保甲长在喊,让各家的男主人去修工事,各家的小孩往往被吓得蜷缩在被窝里不敢出声。这时,就会听到各家的女人做着各种各样的回答,有的说:出去了,不在家;有的喊:已经去了;有的喊早被你们抓走了。其实没什么人去,都躲藏起来了。那阵子,国民党兵还经常到各家“借“东西,名义上是借,可用完了根本不还。不管是锅碗瓢盆还是被褥,什么都借。一天,我们院来了几个当兵的,进门就拆街门,那时的街门大多没有合页,只有门轴,上下一端就可以卸下来。院里大人不让他们拆,他们连推带搡,拆下大门就走。转过年,也就是19491月,我们终于迎来了北平和平解放。解放军进城后,我们家南墙后面的一个院落改成了解放军的食堂,听说我们胡同有的人家孩子多收入少生活比较拮据,干部战士就送些米面来接济。我们胡同中间有一个大空场,解放军的许多汽车停放在空场上。我们这些小孩简直高兴极了,常在这里玩捉迷藏,有的孩子藏在汽车厢里,有的躲在车后,有的趴在车底下,稍大点的孩子则整天围着解放军战士玩。我记得汽车班有个姓李的班长,来自各地、方言不同的战士叫李班长时,我们老听成“尾巴长”,我们也就学着战士们的口音叫他“尾巴长”。那会儿,孩子看见汽车觉得很新鲜,虽然城里能见到汽车,但能上车里去看看的机会几乎没有,我就经常让李班长打开车门,上去摸摸方向盘,看看各种部件,有时还问问他怎么汽车就开走了,让他教我,他就告诉我哪个是油门,哪个是离合器,哪个按钮是管大灯的,哪个是管小灯的。那时的车没有转向灯,转向都靠车前挡风玻璃处的一个红绿的箭头来指示方向。

  侯宝林有一段相声叫《夜行记》,说的是骑车时灯笼烧着了的事儿。那样的事我也亲历过。北京刚解放时,要求骑自行车晚上必须有灯,以免相撞。当时,自行车灯有几种,一种是档次高的车带摩电灯,一种是在车前叉子管处挂一个手电灯,最简陋的是在车把处挂一个纸灯笼。我记得那会儿一个纸灯笼二百块钱(旧币),相当于现在的二分钱,一根小蜡一百块钱(旧币),点上个灯笼也能照亮,就可以凑合着骑。那会儿每到天黑后,我们这些十岁左右的孩子,吃完饭,做完作业,就三五成群地站在卧佛寺街马路边,专管骑车没灯的,只要看见没灯就喊:“骑车没灯,推着走”!骑车人大部分都很自觉,真的下车推着走,有的人推着走几步又骑上了,但前面还会有一拨儿小孩拦截。骑车人要么推着走,要么到附近的小商店买个纸灯笼。有个别骑车人不自觉,不点灯还不听劝阻,孩子们就会一拨儿一拨儿地往前追,从车后边拽住后货架,让骑车人下来,然后还得跟骑车人理论一番,直到骑车人接受批评承认错误向小孩道歉才能走人。在卧佛寺街路中间往南,有个卧佛寺庙。当时这个庙已关了,在庙的外墙有一个胖爷爷开了个小商店,卖些糖豆、酸枣一类的东西,外带卖纸灯笼。胖爷爷特别欢迎我们这些管骑车不点灯的孩子,由于孩子的拦截,小店灯笼卖得特别好,骑车人不点灯被孩子们缠得没办法,只能先买个纸灯笼。胖爷爷看见车少的时候,就会叫我们过去,一个人给一块橘子瓣糖,我们吃起来既甜又有成就感。


背景图
相关文章
 
背景图片
主办单位:北京市东城区第一图书馆  京ICP备13017208号  京公安网备:110101000538号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交道口东大街85号 邮编:100007 联系电话:64051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