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组织结构 学界动态 人物传记 专家学者 进士题名 论 文 图 书 展 览 视 频 科举辞典 台湾科举
  济南府学文庙
清代进士墨迹小品选粹
科举匾额图片展
广东科举遗迹展
西安科举遗迹展
袁嘉谷旧居展(翠湖北路5...
更多 >>
10-13世纪中国文化的碰...
北京国子监
登科记考
更多 >>
  藏墨留芳——绩溪科...
  藏墨留芳——绩溪科...
  华章再现——清代科...
  刘海峰:致力高考研...
更多 >>

 

 
 
科举 首页 > 科举辑萃 > 人物传记
徐阶
 
类 别: 文探花 朝 代:
曾用名: 生卒年: 1503~1583
字: 子升 号: 少湖,又号存斋
籍贯(古称): 江苏华亭 籍贯(今称):
及第时间(中历): 明世宗嘉靖二年 及第时间(西历): 1523
科 别: 癸未科 名 次: 进士第三人
授 官: 吏部尚书 谥 号: 文贞
著 作: 著有《经世堂集》、《少湖文集》等
 
 
  徐阶(1503~1583),字子升,号少湖,又号存斋,江苏华亭人。明世宗嘉靖二年(1523)癸未科姚涞榜进士第三人。
  徐阶出生后刚满一周岁,便不慎跌落一枯井之中,救出三天后才苏醒过来。5岁时与父亲途经括苍山,又失足坠落山崖,幸亏衣服挂在树枝上才得以不死。人们都认为他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嘉靖元年(1522),徐阶参加应天府乡试得中第七名。第二年夺得殿试第三名,授翰林编修。当时他只有21岁,遂请假回家娶妻完婚。嘉靖三年(1524),父亲去世,徐阶在家守孝三年,期满回朝,官复原职。徐阶身材矮小,但皮肤白皙,容貌端庄,聪慧机敏,有权谋、懂策略,然而轻易不外露。他善长古文辞,跟从王守仁的门生弟子研究“理学”,在士大夫中有一定的声望。
  当时,皇上重用佞臣张孚敬,扬道学,抑儒家,欲去除孔子的王号“易像为木主”,连祭孔的仪式、礼乐都有所损抑。张孚敬请儒臣们商议,大家都慑于权势而不敢提出异议,只有徐阶大胆提出“三不必,五不可”。于是,张孚敬将徐阶召至朝堂之上,十分气愤地指责徐阶不识时务。徐阶据理力争,寸步不让,张孚敬恼羞成怒说:“你敢背叛我?”徐阶一脸正气地言道:“叛生于附,我徐阶从未依附于公,何言叛尔?”说罢,做一长揖,扬长而去。张孚敬欲以“不奉诏”的罪名置徐阶于死地,幸有廷臣们的申救,才得免。徐阶被贬为延平府推官。任上,他清理、释放了三百名被冤屈的囚犯,拆毁淫祠,创办乡学社,还捕获大盗一百二十人。三年后,升黄州府同知,未及上任,又升为浙江佥事,督学政。又三年,升江西按察副使。
  皇太子出阁,召拜他为司经局洗马兼翰林侍讲。母亲去世,徐阶回家守孝。三年后,擢国子监祭酒,又升礼部右侍郎,不久改吏部,负责辅佐铨选官员,当时他年仅四十三岁,他在厅事堂内公开张贴戒语,以警惕自己。按照以往的先例,吏部大官的府门是不轻易向一般官吏敞开的,即便是接见庶官,往往也是寥寥数语,以示威严冷峻。徐阶说:“如此,怎么能够尽选人才呢?”于是,他屈己下人,礼贤下士,开门迎客,延访无倦。接见地方人士时,他一定久坐不倦,娓娓而谈。向他们咨访边境、腹地及险要之处,询问地方官吏的政绩和人民的疾苦。凡涉及到百姓的冷暖和异常的话语,都希望能更深地了解官吏的为人和百姓的意见。因此,凡受到徐阶接见的人也都高兴把自己知道的情况向徐大人倾诉无遗。渐渐的徐阶在官员中的声誉越来越高。尚书熊浃、唐龙、周用都很器重他。特别是熊浃常把内心的话和盘托出,而徐阶也竭力为他效力,两人以廉洁相勉励,奖赏那些淡泊名利的人,起用那些怀才不遇的人,抑制那些急功近利的人。一时间,天下贤德之士,纷纷归至。不久,徐阶晋升为礼部尚书。
  世宗见徐阶勤勉谨慎,且“青词”写得好,便召直无逸殿,与大学士张治、李本俱赐绯鱼服。廷臣们公推徐阶为吏部尚书,世宗竟不同意,因他不想让徐阶离开他的左右。徐阶多次请世宗早立皇太子,均没有结果。俺答汗寇逼近京城,上书求贡。严嵩认为这不过是一帮劫匪而已,不足为患。徐阶分析后认为,敌寇既然已逼进京城,不答应上贡之请,恐怕会激怒他们,如果轻易答应又可能招至索要无穷(狮子大张口)。不如先遣翻译官员前去好言相慰,左右周旋,我方则抓紧时间调兵,援兵一到,俺答自然会撤离。世宗对徐阶的建议连连称好。
  当时正是奸相严嵩把持朝政,他恃宠弄权,无端猜忌、迫害同僚。先是将夏言置之死地,又因夏言曾举荐徐阶,既而忌恨徐阶,多次向世宗讲谗言,百般中伤欲加害于徐阶。一日,世宗单独召见严嵩,论及徐阶。严嵩边思索边缓缓言道:“阶所乏才,但多心耳。”徐阶自知此时还不是严嵩的对手,自度无法与之抗衡,于是,一方面更加小心谨慎地处理与严嵩的关系,另一方面为了讨好世宗,把“青词”写得更加精益求精,渐渐的打消了皇上对他的疑虑。不久,加少保衔,兼文渊阁大学士,入阁参政。
  徐阶入阁后,曾秘密上疏揭发仇鸾在两年前听凭俺答汗寇劫掠京郊,欺君冒功。世宗下诏剖棺戮尸,将仇鸾全家斩于市,没收其资产。严嵩不知实情,因徐阶与仇鸾曾共过事,便想以仇鸾之罪将徐阶牵连进去。等他知道是徐阶暗地里向皇上揭发的仇鸾,心中吃惊不小,遂更加忌恨徐阶。世宗杀了仇鸾以后,更加倚重徐阶,多次与他谋划边防之事。徐阶为一品官三年,进太子太傅,武英殿大学士。满六年,又加少傅。九年,改兼吏部尚书,与严嵩一并受到重用。
  世宗为求长生不死,迷恋并重用一批方士,整天不理朝政,不见大臣,遂使严嵩得以大权独览。徐阶便利用深受宠幸的方士蓝道行来扳倒严嵩。一日,世宗问蓝道行:“今天下何以不治?”蓝说:“贤不竟用,不肖不退耳。”世宗问其贤否,对曰:“贤如徐阶、杨溥,不肖如嵩。”世宗不觉心动。徐阶趁此时机,指使御史邹应龙上疏弹劾严嵩之子严世藩,历数其“通贿赂,贪横淫纵。”并及严嵩,说他“培植党羽,蔽弃贤良,溺爱恶子。”疏中有“如臣言不实,愿斩臣首,悬之蒿竿以谢世藩父子。”世宗看完奏章后感慨言道:“人恶严嵩久矣。朕以其赞玄寿君,特优眷,乃纵逆子负朕。”遂命严嵩辞官回乡,将严世藩逮捕入狱。万历四十二年(1614)四月,严世藩逃归,藏匿亡命刺客。一日酒后发誓:“我当取应龙与徐老头癢此恨。”严嵩闻言惊讶不已,言道:“儿误我多矣!”
  当初,徐阶入阁后,与严嵩共事十年,从来不敢与严嵩相抗衡。邹应龙上疏,徐阶还前往相府宽慰严嵩,严嵩很高兴,连连称谢。严世藩也将自己的妻儿托付与徐阁老。徐阶回到家中,其子极为秘密地对父亲说:“您长年受到轻视和污侮已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今天不正是好时机吗?”徐阶知道墙外有耳,因而特意大声骂道:“我如果不是因为严大人怎么能有今天,我不能做负心人。趁人在危难之中落井下石,那样的话,别人会怎么看我”。严嵩派来打探的人,回去把徐阶的话告诉了严嵩,严嵩从此才放松了警惕。
  徐阶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比谁都明白,世宗虽表面上罢了严嵩的官,但他对严嵩仍很眷顾,曾面谕徐阶:“严嵩已经退休,他的儿子也已服罪,今后如有再敢向邹应龙那样上章的人,一率斩首!”又多次书信问候罢官在家的严嵩。严氏父子感到徐阁老并没有加害之意,严世藩又在家乡大肆兴建馆舍,结交一些不法之徒。御史林润了解到这些情况后上疏言道:“臣巡视上江,备访江洋盗贼,多入逃军罗龙文之家。龙文卜筑深山,乘轩衣蟒,有负险不臣之志。推严世藩为主,事之。世藩自罪谪之后,愈肆凶顽,日夜与龙文诽谤朝廷,动摇人心。近者假治第,聚众至四千人,道路汹汹,咸谓变且不测。乞早正刑章,以绝祸本。”疏入,世宗大怒,下诏将严世藩、罗龙文逮至京城。万历四十四年(1616)三月,严嵩被削籍,抄没其家。斩严世藩、罗龙文于市。行刑之时,二人相闻,抱头痛哭;家人请写遗书以谢其父,严世藩竟不能成一字。都城百姓闻之大快,纷纷相约持酒到西市看行刑。这年冬,严嵩也病死家乡。
  严嵩被罢官后,徐阶升任首辅。徐阶一反张浮敬、严嵩当权时,引导皇上无端猜忌忠臣,驭下刻薄之弊,力求平和宽大为政。世宗十分厌恶给事、御史抨击朝政往往过于激烈,想将他们全都遣散。徐阶委曲调剂,使他们得以从轻论处。世宗曾问徐阶“知人为何那么难?”徐阶答道:“大奸似忠,大诈似信。惟广听纳,则穷凶极恶,人为我撄之;深情隐匿,人为我发之。故圣帝明王,有言必察。即不实,小者置之,大则薄责而容之,以鼓来者。”世宗十分赞同,从此言路大开。
  景王病逝,徐阶上奏建议,归还景府所占陂田数万顷,还之于民,受到楚人的欢迎。世宗想建雩坛及兴都宫殿,徐阶极力劝阻。世宗晚年更加崇信方士道教,他一直深居简出,不理朝政。户部主事海瑞冒死上疏,极言世宗治政之非,责斥世宗“一意修玄,土木兴作,二十余年不视朝政,法纪驰矣;数行推广事例,名器滥矣。二王不相见,人以为薄于父子;以猜疑诽谤戮辱臣下,人以为薄于君臣;乐西苑而不返大内,人以为薄于夫妇。今愚民之言曰:‘嘉者,家也;靖者,尽也。’谓民穷财尽,靡有孑遗也。”世宗读了海瑞的奏章后,怒火万丈,命将海瑞逮捕下狱,欲杀之。徐阶连忙劝阻道:“瑞草野倨侮,然不过仰恃圣明,以死沽直名耳。不如置之,则彼计失,而圣德益广。”以此救了海瑞一命。
  嘉靖四十五年(1566)冬,世宗因服丹石中毒而死。徐阶草拟遗诏曰:“朕奉宗庙四十五年,家国长久,累朝未有。一念胘胘,惟敬天勤民为务,只缘多病,过求长生,遂至奸人诳惑。自今建言得罪诸臣,存者召用,没者恤录,见监者即释复职。”徐阶仿照当年杨廷和的作法,借世宗之诏罢除了斋醮及土木等力役,并将“大礼议之争”中,因直谏而被处罪的官员全部平反复职,还革除了许多弊政,从而朝野上下一片欢腾,称颂他为贤相。
  穆宗继位后,徐阶仍为首辅。内阁高拱,曾经是徐阶推荐入阁,因徐阶草拟遗诏未与之商量而心怀不满。世宗重病时,给事中胡应嘉曾经弹劾高拱,高拱就怀疑是徐阶指使。御史齐康受高拱指使,极力诋毁徐阶,徐阶遂引罪乞休。九卿大臣们都出来为徐阶申辨,并弹劾齐康,自然连及高拱。高拱不得不引病而归。徐阶劝神宗广开言路,于是一批给事、御史如海瑞等被重新起用,势力日渐强大,而且言语多过激,使穆宗十分头疼,不能忍受。穆宗面谕徐阶处理。同僚想将他们分谴,徐阶说:“上欲谴,我曹当力争,乃可导之谴乎。”请传谕,令他们悔改,穆宗也就不再问罪。
  隆庆三年(1569),给事中张齐以私怨弹劾徐阶,徐阶请求辞官归乡。此时,穆宗对徐阶也渐感不放心,遂批准了他的请求。徐阶回乡养老,举朝皆请慰留,穆宗不听。
  徐阶在世宗、穆宗两朝为相,曾保护了不少正直的朝官,并推荐了张居正等名臣,对时政多有匡救,“间有委蛇,亦不失大节。”徐阶的孙子徐元春,中万历二年(1574)进士,徐阶告诫他:“无竞之地,可以远忌;无恩之身,可以远谤。”遂成名言,至今流传。
  也有记载说:徐阶回乡后,曾借“投献”之名,与弟弟徐陟大量强占民田,两个儿子更是横行乡里,无恶不作,致使当地百姓怨声载道,纷纷向当时任应天巡抚的海瑞告状。海瑞不循私情,下令逼徐阶退回所占田地,并将徐阶的两儿子流放。但正史上认为,这是高拱重新上台后,为了置徐阶于死地,地方官受其指使“争詆詇阶,尽夺其田,戍其二子”。
  万历十年(1582),徐阶80岁。神宗诏遣行人存问,赐玺书、金币。第二年徐阶去世,赠太师,谥文贞。
  著有《经世堂集》、《少湖文集》等。

诗 词:
 

夜闻吹箫

风急雁飞高,星寒夜动摇。

乱山千里月,独客一声箫。

别泪怀乡国,私心忆圣朝。

鬓华易零落,何日更闻韶。

注释:

韶:传说舜所作乐曲名。《论语》有“子在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

万松书院次顾东桥韵

异境开仙府,春游快野情。

潮声松共入,山影榻同横。

形胜东南尽,风烟日夜清。

醉忘归路黑,坐待月华明。

注释:

①仙府:仙人所住的府第。②形胜:风景优美。

九日登佘氏池亭

三年登高苦无侣,此日浩歌云水清。

岁华数去一笑足,世事看来双眼明。

黄花迟发漫索价,好月骤出良多情。

呼童秣马且恣睡,我欲醉傍中宵行。

注释:

①秣马:喂饱马匹。②中宵:半夜。

胥溪

草堂清夜雨初收,水碧沙明两岸秋。

石底潮通青海脉,槛前云护白蘋洲。

风生野渡松花落,月满空山黛色流。

欲吊子胥嗟独晚,淡烟衰树总含愁。

注释:

①胥溪:我国最早的运河。春秋后期吴国开挖,也称胥河。因吴王派伍子胥开凿故名。②白蘋:一种水中浮草。③子胥:即春称时人伍子胥。为吴王夫差所杀,尸投浙江,成为涛神。

病中和答文峰

空山卧病几经春,伏枕秋来又浃旬。

书卷久抛知蠹集,丘樊稀过得猿嗔。

违时敢恨青衫旧,览镜深嗟白发新。

一语故人差可慰,幸存七尺报君身。

注释:

①浃jia 旬:十天,一旬。②丘樊:山林。多指隐居的地方。③嗔:怒,生气。

秋怀

病夫生事只山林,竹树秋来幸郁森。

花露滴枝晨细细,洞云垂地昼阴阴。

时移妙达循环理,岁晏偏伤伏枕心。

夜漏渐长愁不寐,更堪江渚拂清砧。

注释:

①晏:安逸,安谧。②伏枕:伏卧在枕上。《诗·陈风·泽陂》:“寤寐无为,辗转伏枕。”后多指因病弱、年老而长久卧床。亦指卧病在床的人。

院中观莲

曲径方池列馆东,荷开殊胜昔年红。

虚瞻玉井青冥上,似睹金莲紫禁中。

佳实豫知深雨露,苦心原自耐霜风。

亭亭独立烟波冷,肯羡春华在汉宫。

注释:

①玉井:星官名。参宿下方四颗星,形如井,故名。②青冥:指青天。③金莲:金制的莲花。事本《南史·齐纪下·废帝东昏侯》:“凿金为莲华以帖地,令潘妃行其上,曰:‘此步步生莲华也。’” 后因以称美人步态之美。亦指花灯。

河上见怀

十年心事同平子,一代人才属孔明。

看剑正怀匡济业,得诗弥重别离情。

红莲病里开仍落,白发愁中镊更生。

路从君憔悴甚,益知金马是虚荣。

注释:

金马:金制的马匹。借指翰林院。亦指翰林。

题八骏图

瑶池踪迹已尘埃,骏骨空贻后世哀。

何事汉皇犹未悟?万人才博数驹来。

题春阳卷

山居深夜寂无声,曲曲泉流共月明。

莫向红尘枉奔走,春阳元自静中生。

注释:

红尘:车马扬起的飞尘。指繁华之地。佛教、道教等称人世为“红尘”。

复经龙潭有怀

一别心知路渺茫,古槐疏柏自苍苍。

多情独有庭前菊,依旧花含醉墨香。

云阳道中

路转平冈石磴斜,碧流深护万人家。

青春何处堪行乐,千树棠梨远近花。

寄题春雨楼

杏花村巷碧苔新,结得楼居远市尘。

却恨医名满湖海,雨中犹有扣门人。

相关文章
 
 
北京市东城区交道口东大街85号 邮编:100007
© 东城区第一图书馆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17208号  京公安网备:1101010005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