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组织结构 学界动态 人物传记 专家学者 进士题名 论 文 图 书 展 览 视 频 科举辞典 台湾科举
  科举读物
科举功名牌坊展(下)
科举功名牌坊展(中)
科举功名牌坊展(上)
科举试卷展(下)
科举试卷展(上)
更多 >>
北京科举地理 : 金榜题...
浩气长存∶历代歌咏文天...
中国历代状元诗.明朝卷
更多 >>
  藏墨留芳——绩溪科...
  藏墨留芳——绩溪科...
  华章再现——清代科...
  刘海峰:致力高考研...
更多 >>

 

 
 
科举 首页 > 科举辑萃 > 人物传记
钱世桢
 
类 别: 文进士 朝 代:
曾用名: 生卒年: 约1561~1641
字: 世孙 号: 三持
籍贯(古称): 明嘉定县月浦镇 籍贯(今称): 今上海市宝山区月浦镇
及第时间(中历): 万历十七年 及第时间(西历): 1589
科 别: 己丑科 名 次: 进士
授 官: 谥 号:
著 作:
 
 

  钱世桢(约1561-1641),一名世祯,字世孙,一字士兴,号三持,明嘉定县月浦镇(今上海市宝山区月浦镇)人。由文秀才改应武举,万历十年(1582)中举人,十七年成进士。次年,授苏州卫前所镇抚,擢浙江运粮把总。二十年,以游击将军赴朝鲜抗倭。回朝后,历任冀州、金山、天津等地参将。四十七年,升江西总兵,未赴任,卸甲归田,终老于乡。

  钱世桢虽为武将,却出身于书香门第。父亲钱春沂,字仲与,嘉靖四十三年(1564)举人,授安徽繁昌(今繁昌县)教谕,后迁江西德化(今九江县)知县。春沂为官清正,属官献以羡余,遭其呵斥道:“此百姓膏血也。”坚却不受。在任两月,终因不谙官场陋规,深感身心疲惫,弃官而归。回乡后,与殷都、王通理等著名文人诗酒唱和,优游林下二十余年。风流洒脱,时人誉之为当世陶渊明。

  钱世桢是不可多得的文武全才,不但文思敏捷,诗文操笔立就,而且精于骑射,尤善用刀,骁勇绝伦。南至钱塘,北至燕云,闻有善射者,均寻机与之较艺切磋,哪怕对方是降虏、贱仆,只要射艺有独到之处,均不耻下问,虚心求教。驻兵朝鲜时,当地山上有野马出没,性情凶悍,奔驰如飞,多次伤及当地百姓。世桢认为该马是天生骏物,可以收为己用,遂深入山林,与之周旋一昼夜,最终将其制服,锁归军营,一时传为美谈。与倭将对阵时,对方有善枪者、有善斧者,也有善刀者,然皆败于世桢手下,或伤或亡。

  自古以来,武艺高强者不乏其人,但智勇兼备、熟谙韬略者就难得一见了,钱世桢正是这样一位优秀的将才。明万历二十年(1 592年),丰臣秀吉组织十数万大军渡海进犯朝鲜(包括今韩国和朝鲜)。朝鲜武备松弛,守军一泻千里,汉城、平壤相继沦陷,国王李昖仓皇逃往中朝边境上的义州(今朝鲜新义州特别行政区),频频向宗主国明朝告急求援。同年八月,明廷以宋应昌经略备倭军务,并诏令天下督抚荐举将材,钱世桢被荐为东征游击。十二月初二日,在提督李如松指挥下,率轻骑一千二百余人为先锋,渡鸭绿江入朝作战。

  二十五日,钱世桢率领的先锋军于居平壤一百二十里处安营扎寨,等待与大军会师后,合力攻城。倭军十分警觉、狡猾,企图在明军会师之前,打退其先头部队,挫其锐气。次年初一,有倭方细作出没,钱世桢得知后,仅带家丁二十人携带弓箭,佯装出猎,尾随其后。不料,有倭兵百骑事先埋伏于路,一将持枪跃马直取世桢。世桢挥退家丁,独力应战,交手二十余合,忽诈败疾走,敌将以为占了上风,策马追赶,世桢暗发一箭,敌将应弦而倒。众家丁亦乘胜出击,又射杀倭兵数十人。

  大军会合后,李如松于初六日亲自提兵与倭军交战,双方互有伤亡。首战胜负不分,双方都盘算着如何给对方以致命打击。世桢预料敌人可能会夜间偷袭我军,令大家早作准备。果不其然,半夜有倭兵数千人持火枪攻击明军营房。世桢临危不乱,戒令军士伏身于地,宁死不得移动。敌方虽然攻势猛烈,火星蔽天,但明军却无一人伤亡。

  初八日黎明,李如松召集诸将,下令攻打平壤,并相约:先登者赏一万金,世袭指挥使。钱世桢所部奉命从箕子陵方向进攻,陵旁有长松万株,将领们担心敌人于此处设伏。钱世桢亲自带领大家勘察周围形势,发现并无敌人行迹,遂对将士们说:如此重地,倭贼不设伏兵,显然不懂得用兵,这样的对手何惧之有?将士们信心倍增,皆踊跃欲战。但是,当时明军远离本土,后方补给不足,粮草匮竭,一旦不能迅速克敌制胜,迁延时日,就很有可能陷入险境。所以,他郑重命令将士:宁死不能后退,如我不能勇往直前,你们大可以斩我于阵前。将士听后,更加群情激昂,誓死效命。还没到正午,钱世桢已带所部率先攻上城楼,继而与敌人展开激烈的巷战,而此时其它部队还有不少尚未到达城下。

  将帅优秀与否,勇于冲锋陷阵、善于杀敌攻城固然十分重要,但是否具有统握全局的战略眼光更是关键所在。平壤战争后,朝鲜北部已经收复,倭军溃逃南奔,退守汉城。钱世桢上书李如松,阐述自己对战事的见解:明军虽然占据上风,但深入邻国,远来疲敝,应当以逸待劳,“漫山遍野多张旗帜,倍设烟火,徐行而前”(钱世桢:《征东实纪》),并另派一支劲旅加紧追击,佯装截其归路。倭军也是客地作战,与本土远隔大海,惨败之下必不敢恋战,定会迅速泛海东归。若我方一味步步紧逼,欲全歼倭军而后快,则可能事与愿违,导致敌方殊死抵抗。此后的战争走向,以及经略宋应昌采取的战略,基本与钱世桢的分析相吻合,足可证明其目光如炬、见解独到,是足可独当一面的大将之才。

  钱世桢战绩卓著,同僚中不乏嫉妒者,屡屡向主帅李如松进谗言。又因其在战争中为克敌制胜往往因地、因时制宜,这就不可避免地与李的命令有些相左之处,从而招致李的怨恨。奈何他为人耿直,不善逢迎,虽能在战场上纵横捭阖,却不能在人际关系中折冲樽俎,以致于未能及时化解与李如松等人之间的矛盾,灼灼战功不被承认,回朝后仅以原官补浙江左营左游击。转战万里,出生入死,居然没有得到任何封赏,世桢不由扼腕长叹:“先登万金赏,讵竟成虚语?奋身先驱,终落人后”(钱世桢:《征东实纪》)。虽然世桢日后得到陆续升迁,万历四十七年(1619)官至江西总兵,亦可谓荣矣,但征东战绩在当年被掩盖,也是不争的事实。

  《征东实纪》(一作《征东纪略》)的写作,正是因为不满当时的遭遇,以日记体详细记载了其在战争中的种种经历,“以俟异日功罪定论”。在书的末尾,世桢沉痛地发誓:“设有一言装点,我二祖在天之灵决不宥我也。”可见,该书内容当为十分可信的。难能可贵的是,该书对战争时序、双方兵力、议和情节,乃至明军内部的党派斗争、给养供应情况等等都有比较具体的记载,是研究万历朝鲜战争的第一手材料,弥足珍贵。

  世桢另着有《射评》一书,集古人射艺理论之大成,结合自身的实战经验和对阵心得,对当世射法、射技的长短得失加以评论,并提出改进的方向和方法,是一部颇为实用的兵家著作。唐时升、侯峒曾、黄淳耀先后为其该书作序后,刊行于世。

  此外,还有部分诗篇保存在清王辅铭《明练音续集》、清萧会鱼、赵稷思《石冈广福合志》等书中。

  今存钱世桢本人画像以及合家欢画像各一幅,藏于南京博物院,原在钱氏家祠,“八·一三事变”时家祠遭毁,画像适于一月前送至上海市文献展览会展览,得以幸免。

  清光绪《月浦镇志》对钱春沂、钱世桢父子的陵墓有详细的记载:“在练祁塘(练祁河)南云五图,俗名‘钱三持坟’。此墓主穴为春沂,昭穴为三持,穆穴为三持弟。后子比父贵,故呼‘钱三持坟’云。”练祁塘南云五图,即今罗店镇毛家弄村西,钱世桢墓就坐落在此地的一片树林中。《宝山区地名志》(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1995年版)上这样写道:“墓地原有祭台和甬道,两侧分列石人、石马,并植有银杏树多棵。抗日战争中遭破坏,仅留下3棵。1957年又被砍伐一棵,现存2棵,为市级古树名木。墓地东西宽57 7,南北长163,中央有隆起3高的方形墓顶,四周有4见方栏杆,外围植有5行方阵形的杉木,葱茏茂盛,直插云霄。1992722,列为区级文物保护单位。”


诗 词:
 
暂无
相关文章
 
 
北京市东城区交道口东大街85号 邮编:100007
© 东城区第一图书馆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17208号  京公安网备:1101010005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