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组织结构 学界动态 人物传记 专家学者 进士题名 论 文 图 书 展 览 视 频 科举辞典 台湾科举
  科举读物
科举功名牌坊展(下)
科举功名牌坊展(中)
科举功名牌坊展(上)
科举试卷展(下)
科举试卷展(上)
更多 >>
北京科举地理 : 金榜题...
浩气长存∶历代歌咏文天...
中国历代状元诗.明朝卷
更多 >>
  藏墨留芳——绩溪科...
  藏墨留芳——绩溪科...
  华章再现——清代科...
  刘海峰:致力高考研...
更多 >>

 

 
 
学额 首页 > 科举辑萃 > 台湾科举 > 学校选举 > 学额
學校
    
  澎湖舊隸臺邑,遠隔大洋,童生應縣、府試及道試,往返動逾半載,資斧維艱,裹足不前,至有皓首窮經,不得一預童子之試者。乾隆三十二年,通判胡建偉,擇文理稍優者資其盤費,再三勸諭,僅有九名應試。是科入泮者已有三人。旋據歲貢生吕崑玉等呈請就澎考試,造册送道,牒府備案;援照南澳之例,免其縣、府兩試,仍附入臺灣學額,憑文取進。詳准部咨議行,於乾隆三十二年丁亥科考爲始,另編澎湖字號,歲科取進名數在臺邑額内,士林稱便。澎人之得以預試者,自胡倅此舉始。由是人文聿起,甲乙兩科相繼連掇,與臺郡代興,至今綿綿勿絶。民思胡公之德,宜其祀於文石書院,尸而祝之,久而不誼也。時澎湖無廪生,保結責成本廳,查照煙户門牌,凡入籍二十年以上、有田墓廬舍,方准應試道考。乃着臺學廪生,保結識認,俟澎籍補廪有人再歸就近保結。後因澎廪缺人而臺廪遠隔大海,乃由澎之增生暫行保結。道光七年,巡道孔昭虔詳准廣額,澎湖依舊另號。每次取進,定額二名,撥入府學,不在臺邑額内。道光九年,巡道劉重麟,又撥府學一名。自是每次額進三名。查邇來臺屬人士,因捐助軍資、團練出力,遞廣入學名額;澎人雖無捐助軍資,而團練屢經出力,乃獨抱向隅,何歟?惟徐中丞備兵臺灣時,以澎童文理較優,多撥府額二名,共進五名,士林感其惠;而不著爲例。即近年設學之議,亦未准行。考澎童赴試者,雖僅百餘人,然文字皆係本色,並無鎗替之弊,似較有實學。論者謂,即仿照徐中丞定額,取進五名、别立廳學,亦未爲過。而建文廟明倫堂於媽宫,以肅仰瞻而生觀感,未始非教化之先資也。
  按鳳山縣學文童,亦祇二、三百人;而每歲取進,合之撥府者有二十人。以澎較之,相懸甚矣。澎童應試,雖僅百餘人,然以遠隔大洋,盤川難辦,不赴試者亦多;則寬爲取録,以惠海外士林,誠維繫人心之先務也。澎湖村社皆有蒙塾,係民間自延蒙師以教童蒙,脩金厚薄不等,各從其俗,與臺灣番社之社學異矣。胡通守建偉任澎,仿陳榕門之法,每歲於二月中旬,傳齊澎屬社師,考較一次。并仿程純公之法,因事下鄉時,親詣塾館,將兒童所讀之書,正其句讀。若教之不善者,則易置之;其勤而得法者,旌獎之。童子能背書、能解説並能熟誦“聖諭廣訓”者,給與紙筆,以示鼓勵。儒吏雅化,迄今猶播爲美談。至於義學,向來未設。光緒三年,劉通守家驄於媽宫、文澳各設義學一所,捐廉以作脩金。未幾劉去,而義學亦罷。竊澎島十三澳内,每社皆有蒙塾,書聲相聞;而每年脩金,少者僅一、二千文;故雖貧民亦送其子弟入塾讀書,兩三年始行改業。是村塾甚廣,無庸另設義學也。惟書院經費雖裕,膏火無多,無以爲鼓舞之資,則籌之尤其要者耳。
  (光緒)林豪《澎湖廳志》卷四 文事 學校 第107-109頁
 
北京市东城区交道口东大街85号 邮编:100007
© 东城区第一图书馆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17208号  京公安网备:1101010005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