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组织结构 学界动态 人物传记 专家学者 进士题名 论 文 图 书 展 览 视 频 科举辞典 台湾科举
  科举读物
科举功名牌坊展(下)
科举功名牌坊展(中)
科举功名牌坊展(上)
科举试卷展(下)
科举试卷展(上)
更多 >>
北京科举地理 : 金榜题...
浩气长存∶历代歌咏文天...
中国历代状元诗.明朝卷
更多 >>
  藏墨留芳——绩溪科...
  藏墨留芳——绩溪科...
  华章再现——清代科...
  刘海峰:致力高考研...
更多 >>

 

 
 
学规 首页 > 科举辑萃 > 台湾科举 > 学校选举 > 学规
塾規
    
  (光緒十八年知縣陳文緯擬)
  蓋聞師道立則善人多。師也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恒邑各莊義塾十五處,設已十餘年,年費千餘金。每塾學生十二人,年則百數十人,迄未有成材出於其中,深爲可惜!本縣以爲化民成俗,端由於學。學之基始於童蒙,故易曰:“蒙以養正”,聖功也。自今伊始,願與爾塾師、恒民約:查各塾舊章,每年以二月朔啓館,十二月朔解館;此十箇月中,先生不能無故離館,學生亦不得無故不入塾。讀書學生之父兄,既令子弟讀書,亦不可溺愛不明;如此交相儆戒,方足以語功課。一日之中,早晨則授新書,視學生之才質,定上書之多寡。中午寫方寸大字數十箇;午後則温習舊書,背讀本日新書。傍晚對課,教以平仄字義,自一字以至七字;蓋對課者,即作詩之權與也。晚間至二更爲度,先生講解經史、古文、綱鑑一首,不論何書,不論多少。誠以三餘讀書,夜者日之餘,不可聽其虚度,或學做諭、賦、雜著;至有日間未完功課,此時亦可補足。師生之間,有化雨春風之樂,無急迫煩惱之苦,則善矣。讀書之法,各省不同,而其要,不外乎熟及不間斷而已。先生肯教而不憚煩,學生肯讀而不畏難,即日計不足,月計必有餘也。閩省福清黄藻亭太史,經術傳家,子弟均以童蒙游庠,著有“讀經臆略”一本。爰摭其大較,並參以吾鄉讀法如左:
  一、授書之課:初讀新書,學生隨先生讀三遍,乃令學生在先生前自讀兩遍(先生要留心細聽,間有連上、連下不清楚者,先生隨句改教之),即爲分别句讀,逐句講解。畢,令學生照講一遍(如有講錯,爲之更正)。先生再導學生讀兩遍,仍令學生自讀兩三遍,必句讀都能順口,乃令回位自讀。到背書時,即有一二不大成句讀,或背誦不清楚,先生不要怒詈;只須正色厲詞,微令知怕,勿使畏而逃學也。温第二次書,先生仍要引導一二遍以快些爲妙(快些者,不宜太緩,令其順口成熟輕快);温第三次書,先生仍要引導一二遍以至快爲妙(至快者,學生亦有興會,且大熟也。訓蒙有火候,順勢利導,以耐煩爲第一義);温第四次至第九次書,先生仍要引導一二遍,以最快爲妙(仍要引導者,恐年幼目不到書尚有誤讀之病,終要先生不厭煩苦。其最快爲妙者,則先生不多費工夫,學生亦易於成熟也);至第十次以後,乃可令其自讀。蓋十歲以内之童稚,究屬無知,教導之者,不可過寛,亦不可過嚴;宜寛心啓廸、誘掖而獎勸之,則用力易而成功多。
  一、學字之課:其十歲以下者,由本縣購發摹本,教其影摹外,如十歲以上學生,當審其字蹟,近於何體?無論顔、柳、歐、蘇,取古本之善者而臨之。提筆必正,研墨必濃。每午寫方寸大字五十箇,並寫明年、月、自己姓名,送請先生分别優劣,逐日硃標。並默寫本日所授新書,按月存候彙寄總教,送署品評,分别獎賞。
  一、詩文之課:文以清真雅正爲宗,詩以温柔敦和爲則。所讀所做之詩文,或破承、或半篇、或全篇,皆視學生之學力以定之。每旬逢二、八日,先生選時文、古今詩各一首,法律、聲調字義、平仄,詳細講解,每日朗誦數十遍;按期熟背,再行選讀。逢三、六、九日,先生命四書題、詩題各一枚、以作文之多寡、定時刻之長短,無論半篇、全篇,不得逾兩箇時辰,定要完卷,送請先生評定。按月存候彙寄總教送署閲看,分别獎賞。
  一、禮義之課:蓬户甕牖之中,難期品節詳明之士。但幼童初就外傅,必須及時教導。恒邑各塾學生,雖多農、賈之子,但既令讀書,應有讀書人模樣。爲父兄者,不可存子弟略識之無,於願斯足之心。禮儀繁文,不能備録。以後各塾學生,如再有蓬頭垢面、不衫不履,仍如牧猪奴者,惟先生之恥;必令其父兄爲之整飭。至一切拜跪之儀、應對進退之文,亦必隨時指示,由漸而入,使知檢束,毋令放浪爲要。此外,尚有積弊四端,除出示嚴禁外,亦應一併痛除。
  一、先生尚未到莊,間有不肖總理,浼人需索先生一月束脩,方准其在莊教讀;又有與先生串通指名,禀請教讀,如得朦准,朋分束脩之事:種種弊端,下流已極。要知本年塾師,均係本縣憑文考定,無一竽濫其中。如再有前項情事,一經查實或被告發,定行重處。
  一、先生來莊教讀,雖係謀食之事,豈無謀道之心?務須清操自勵,不得於本縣脩脯以外,希學生謝禮,致玷白圭。如先生教讀有方,學生果有進益,父兄自願致敬者聽。
  一、先生到塾後,往往任意作輟,掛一虚名,或回家、或遠遊,竟以義塾爲傳舍。嗣後如有冠、婚、喪、祭等事,必須親往者,自應禀明本縣,由先生覓人庖代。如不覓代,輙自解館,定將解館日起、至回館日束脩,全行扣除。至於平時束脩,本縣各給手摺一箇,上月束脩,定於下月初按月憑摺支取,毋庸先生親來,致荒學業。一面將各學生功課等項帶交,如不帶父,脩亦不發。
  一、書塾最宜清靜,方可一心讀書。童蒙耳目心思,最易淆亂。嗣後不許莊中閑雜人等任意出入,久坐閑談。至以詞訟及一切繕寫等事央及先生,先生亦須自愛,不得向人兜攬,致滋多事;違者究罰。
  以上各條,本縣深覺煩瑣,足取人厭。但爲地方牖啓後人、振興文教起見,不得不爾。且教學相長,師徒均有裨益。現經本縣延請總教一人,按月輪赴各塾稽查課程。各學生所讀之書,務將某生自某月初一日何處讀起?至月底讀到何書止?由先生逐一開單,並逐日所寫字紙、所對課本,於下月初,總教到塾,統行交送。如有詩文,一併帶回縣署,以憑本縣親加考校,分别勤、惰、優、劣,填明賞罰;仍列榜寄塾,按月粘貼,以示鼓勵,而資觀感。本縣實有厚望焉。
  (光緒)屠繼善《恒春縣志》卷十 義塾第212-215頁 
  爲加諭事:照得番童義塾,意在化其桀鷔。除讀書寫字外,尤須教以數事。開於後:
  一曰:莫殺人。孟子曰:“殺人之父者,人亦殺其父;殺人之兄者,人亦殺其兄”。此不過彼此報復之謂。況王父殺人者,償命。兇番無故出草,自必拘兇抵罪。即有與人轇輵,儘可赴縣控告,爲之審理。官如父母,豈肯偏護?
  一曰:莫做賊。古語:“物各有主,爾我分明”。賊番偷人牛隻及地瓜、花生等類,均係犯法之事,重則斬絞,輕則枷杖。倘有窮苦番人,無可衣食者,准其告訴社長、頭人等來縣呈明,本縣酌量撫恤。業已出示曉諭在案。
  一曰:莫醉酒。諺云:“酒能成事,酒能敗事”。朱子格言:“莫飲過量之酒”。書曰:“禹惡旨酒”,後世必有以酒亡其國者。蓋爲君則忘國,爲百姓則敗家;古人誥誡,歷歷可證。兹番人喜於飲酒,飲則必醉,往往乘醉,大則殺人,小則滋事;如能寡飲,自無禍端。
  一曰:勤耕讀。書云:“民以食爲天”。食即由耕種而出也。不耕何食?番社隙地甚多,可種植者不獨五穀,即茶葉、烟、麻等類,均是生計。果能勤苦耕耘,其一切犯法之事,自不妄爲。
  一曰:知禮儀。詩云:“人而無禮,不死何俟”?禮有五:吉、凶、軍、賓、嘉,條目繁多,不可屈指。如敬天地、禮神明、守王法、孝父母、友兄弟、和鄉黨、睦宗族,尋常日用之間,莫不有禮儀;則一飲一食、一動一靜、拜跪進退,皆須合度。中庸所謂:“禮儀三百,威儀三千”也。兹番人之鬧皮氣,將生平殺人及所作惡事,一經見面,自行形容誇張,以爲好漢。殊不知朝廷以殺人爲惡賊,法所必誅;以謙恭遜讓者爲好漢,獎必有加。孰得孰失?須慎思之。
  以上五條,四書十三經無不賅載。但散而難稽,初學番童,何能論此?況師徒口音,未必盡合。本縣一片婆心,故特摘其最要緊者,令該塾生日夕教訓,使番童轉告父兄,由一人而人人、由一家而家家、由一社而社社,將見痛除積習,勉爲良民,番社皆樂土矣。蓋番人不識不知,一如上古狉獉之世,詩書奥義,猶其後也。但得斂其蠻野,就我範圍足矣。該塾生其勉力爲之!如有成效,定加上賞。切切,此諭(光緒十九年)!
 
北京市东城区交道口东大街85号 邮编:100007
© 东城区第一图书馆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17208号  京公安网备:1101010005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