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华流韵
背景图
背景图
首页 动态 胜迹 胡同 四合院 名人 展览 老字号 图书 论文 传说 非遗 视频 今日东城
背景图
 
 您的位置:首页 >> 东华流韵 >> 名人
检索
名人
背景图
莫理循
 【字号
曾用名: George Ernest Morrison 所在区: 所在街道: 东华门
地 址: 王府井大街271号 领 域: 其它
  

  莫理循,全名乔治·厄内斯特·莫理循(George Ernest Morrison)(1862-1920),澳大利亚出生的苏格兰人,1887年毕业于爱丁堡大学医科。他是一位与近代中国关系密切的旅行家及政治家。

  莫理循是亲历中国近代史著名事件最多的西方人之一:从中国东北的日俄战争、戊戌变法、义和团运动到八国联军入侵;从辛亥革命到民国成立,袁世凯窃国、……他还作为中国北洋政府代表团的顾问参加巴黎和会。他对中国的感情是非常复杂的:一方面,作为英帝国主义殖民者,他本能地会站在帝国主义的立场上思考和行动;另一方面,作为中国政府雇员,他努力想帮助中国政府摆脱政治和经济危机。其对当时的中国政治和经济有着重要影响。

  莫理循来中国后,于1894年由上海动身,经长江到达中国西南内陆,后循陆路到仰光,为时半年,完成《中国风情》(《An Australian in China 》),该书描写了他亲自从上海启程沿长江进入四川、云南到缅甸的旅途见闻,记述了晚清各地社会、经济、文化及风俗,其中既有官僚阶层,亦有市井乡民,以及在华的传教士和商人,展示了大变革之前清末社会的生动场景。1895年在英出版后引起西方广泛关注,为此被《泰晤士报》聘为记者,从“自助旅行家”转而成为一名职业记者。1897年2月,莫理循被派往中国做驻京记者,直到1912年。开始以“中国的莫理循”、“北京的莫理循”而闻名。1896年从曼谷到昆明,次年又作横穿东三省的旅行。1897年以后驻北京。1900年他协助驻北京的外国使节对抗义和团长达55天的围攻。

  1912年至1920年期间被袁世凯聘他为政治顾问。袁世凯称帝后,为了感谢他的外籍政治顾问莫理循,赐给“王府井大街”一个洋名“莫理循大街”,并在大街南口立英文路牌——“Morrison Street”。

  莫理循对中国造成的影响至少有如下几个方面:
  他以亲历者的身份,利用《泰晤士报》向西方世界客观公正地报道了北京的“义和团事件”,认为一些西方传教士不尊重中国人感情是整个事件的重要起因,驱散了妖魔化中国的舆论迷雾。
  他利用《泰晤士报》的版面,发动了一场遏制俄国影响的运动,促成了“日俄战争”,以至于当时的国际舆论界把“日俄战争”称之为“莫理循的战争”。
  他与端纳合作,抢先把袁世凯与日本秘密签订的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外交密件偷盗出来,泄露给外部世界,将日本想灭亡中国的阴谋大白于天下。
  他力劝中国加入“协约国”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他认为“协约国”一定能胜利,胜利后,中国就可以参加“和会”,中国就可以在“和会”上要求废除与战败国签订的不平等条约。
  他任《泰晤士报》记者时极力向西方世界吹捧袁世凯,而作为袁世凯的政治顾问又坚决反对袁世凯称帝。在巴黎和会上尽心为中国代表团所拟各项公文修改底稿,努力为中国代表团据理力争。其中功过是非还有待学者们研究。 
  在中国期间,莫理循的一大兴趣是:广泛地搜求与中国有关的图籍,创立了一个在当时蜚声海内外的莫理循图书馆。“莫理循无疑是中国近代历史20世纪初历史转型期的历史见证人和文献的搜集者。”

  1897年3月以英国《泰晤士报》驻京记者身份抵达中国的莫理循发现“这里没有值得称道的图书馆;只是一些私人手中多少有点零散收集”,“没有关于中国植物学、自然历史和地理的任何书籍”,“需要迫使我建立这样一个图书馆”。这是1924年东京出版的英文《莫理循亚洲文库目录》披露的他热心搜购的一个原因。

  莫理循为其藏书命名为“亚细亚图书馆”。自从图书馆建立,书刊资料就成为他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他在日记中写道,当他订购的书籍未到时,他是那样地坐立不安,而书到以后,又是极度地兴奋。从1897年到1917年20年间,莫理循收集的西文关于亚洲,特别是关于中国的书籍、小册子达2.4万册。其中小册子7000多份,大部分是在其他图书馆无法找到的珍贵资料。地图、图版1000余份。语种包括英、法、德、意、日、西、葡等十几种,涉及了政治、外交、法制、军事、历史、地理、考古、地质、植物、动物等多个领域。其中凡欧洲各国记载中国本部、藩属各种事件之新旧书籍,大之如鸿篇巨制,小之如寸纸片,靡不具备。
  这一批以中国为中心的特殊藏书,原本应留在中国,但在1917年为北洋军阀政府所贻误,让日本三菱财阀第三代人岩崎久弥以3.5万英镑的价款将这批珍贵藏书巧取运到东京,成为1924年新建的东洋文库的基础。

  莫理循知道,自己试图使中国走上一条现代化道路的所有努力,似乎都失败了。1920的1月,莫理循的病情愈加严重。这时,他给尚在中国的珍妮去了最后一封信:“我把所有文件信函和日记都留给您,由您全权处理。它们是远东现代史有趣而又直接的纪录,对历史学家颇有参考价值。”
  莫理循不厌其烦地为我们保留了当年他身边的每一个历史细节。据初步统计,仅仅是票据的收藏就达到4000余张,另外还有各种图片、照片收藏近2000张。而最庞大并且自成体系的则要数莫理循的日记书信和备忘录这些文字材料了。莫理循是个做事及其严谨的人,从16岁开始他就养成了每天记日记的习惯,这个习惯一直坚持到生命的最后一刻,42年从不间断的日记加在一起有100万字之多。这些是任何官方记录都无法传达的。

  1920年5月,莫理循病逝于英国的西德茅斯。西德茅斯的一片墓地中有一座墓显得有些与众不同,上面没有树立十字架,而是用中国样式的汉白玉围栏围起,墓碑上写着“北京的莫理循”。

背景图
相关文章
·东交民巷
 
主办单位:北京市东城区第一图书馆  京ICP备13017208号  京公安网备:110101000538号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交道口东大街85号 邮编:100007 联系电话:64051155